「籬,吃飯了!妳開門,好不好?」他低聲下氣的哀求

「籬,開門」他不斷敲著門、不斷的哀求

「籬…」帶著最後一絲希望,他敲了最後一次門,期待裡面的人有回應。

但,他的希望落空了。

他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不管她願不願意面對,他這次都要把話說清楚

狠下心,撞開門,看到的卻是─

「阿籬!」空蕩蕩的床、空無一物的房間,除了一封信和他和她的孩子…

他顫抖,一步步走向孩子。

安安穩穩的睡在搖籃裡,卻不知道自己的親娘已經離開…

他不相信這一切,他回來,但她卻選擇離開。他的心…如千刀萬剮,狠狠地被撕裂了

「不…這…不是真的…不是」

他不懂,為什麼她要這樣折磨他…他跌坐在地,將身子縮成球狀。想要將自己脫離這殘酷的現實

 

『 犬夜叉,對不起…請原諒我的自私,我走了…不要來找我,保重。  籬 』

 

「啊~!!」他失聲大喊,將心中的不滿一次發洩完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阿籬?!我全心全意的對妳…妳卻離開我…我要怎麼做…妳才會…才會原諒我?要怎麼做…才會…回到我身邊?」

 

他漫無目的的走著…雙眼無神。

頓時才發現,他竟不知不覺走到當初和她相遇的地方。他苦笑。

 

「籬,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妳回來,回到我身邊…」

 

★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Ω★

 

『籬,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妳回來,回到我身邊…』

 

「犬夜叉?!我在幹麻啊?都已經選擇…呵」她自嘲

「姊!

「草太?

「姊,妳怎麼突然回來了?

「這裡是我的家,我不可以回來嗎?

「呃…不是啦!姐夫勒?」姐夫?真是諷刺…

「他?!死了(在我心中,他早已死去…)

「嗄?!這樣…」

「草太,我要回來這裡住,房間…還在吧?

「在啊!媽都有幫妳打掃」

「恩」

「這樣…我應該可以忘記他吧…」她小聲的對著自己說

「姊,妳說什麼?

「沒什麼…」

 

 

籬的房間…

 

「有多久…沒有躺在這裡了?好像已經很久了吧!」她問自己

「犬夜叉,我能忘記你嗎?

「我可以從新開始生活嗎?

「我可以放心離開你嗎?

「犬夜叉…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嗎?

「我真的可以…忘記你嗎?你傷害我好多,也讓我好恨你,可是…我也好愛你…真的…真的可以忘記我們的回憶嗎?犬夜叉…」

「怎麼辦?我還是…好愛好愛你…犬夜叉」眼淚…悄悄滑落

離開,真的可以忘記一切痛苦的記憶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