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什麼?村長你要把職位讓給這個和妖怪同流合汙的勇先?」村民們一聽到聶林剛才宣布的消息,馬上就是堅決的反對,說什麼也絕對不答應。

  原本讓勇先夫婦回來和犬大將留下來在村內已經讓村民對聶林和巫女很不諒解了,現在又聽到這個令他們覺得更荒誕的消息,幾乎已經快要暴動了起來。

  「你們這一個個人是什麼態度啊?他好歹也是前村長。再說,我本來就是暫替他的位置而已,今天他既然已經回來了,我本來就應該把屬於他的權力還給他。」聶林也不管村民的反對,堅持一定要勇先復職。

  而勇先也把這一切聽在耳裡,他雖然感謝聶林願意這麼寬宏大量,但為了不讓他以後也像自己一樣成為村民們攻擊的對象,他婉拒了聶林的好意。

  沒想到聶林給了勇先這麼樣的一個回答「別忘了我現在是村長,你也必須聽令於我才對不是嗎?」

  「這……」勇先實在很為難,因為他知道自己接受後,聶林以後要面對的民怨絕對會比自己現在所面臨的大。

  然而聶林仍然一意孤行,他不管村民們會怎麼講、怎麼的怨恨他、怎麼的排擠他,他認為現在他所做的事情絕對是沒錯的,他相信以後大家一定會明白這一切。

  就這樣,勇先最後還是拗不過聶林的一片好意,只好勉強的答應他。

  勇先再次接下村長的職務也一陣子了,村民和他的往來也還是一樣的冷漠,直到了那一天事情過後為止……

  雪尹一個人挺著大約懷有五、六個月大的肚子,緊張的去找正在兩位巫女的住所洽談事情的勇先。

  「勇先,你有看到犬大將嗎?」雪尹的語氣有些慌張,因為犬大將剛才還在家中附近等她弄好午餐,可是才一轉眼的時間他就不見了,她整個家都找過了,就是找不到他的蹤跡。

  而莉茜在看到雪尹進到屋內時,就立刻以眼神示意若水趕緊去找剛才往山中移動過去的妖氣,因為那便是……她希望若水能盡快找到,否則就來不及救人了。

  「妳先別慌張,坐下來慢慢地仔細說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勇先邊安撫雪尹的情緒,也小心翼翼的將她攙扶到椅子邊讓她坐下來。

  在場的勇先聽完雪尹的解釋之後,情緒也跟著慌張了起來,完全不像他平時的冷靜應變。但莉茜只是要他們在原處等待消息就好,也獨自一個人拿著巫女用具往深山中走去。

  深山中可以看見一位柳琇村的村民在逃竄著,因為有一隻飢腸轆轆的熊妖的追趕著他。就在他認為命喪熊口之下時,熟悉卻又厭惡的身影——犬大將居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走開,壞東西!叔叔快點走!」犬大將擋在村民面前,毫無懼怕的對眼前熊妖說著。

  「滾開!你這妖物,我不需要你假惺惺來救我。」

  「哈哈!想不到今天的收穫這麼多,有人類還有小妖怪可以吃。」在聽到熊妖說這句話時,那位村民的腦筋頓時快轉不過來。

  什麼?那隻熊妖怪再說什麼?有小妖怪可以吃?犬大將跟他難道不是同夥的嗎?他們難道不是同夥要一起來吃掉我嗎?那犬大將到底是要來做什麼?村民心中頓時多出了許多疑問。

  就在村民還在沉浸在一堆疑問之中時,犬大將已經轉身一變成為一隻幼小的犬妖型態,衝向前攻擊了熊妖的腳部,想要藉此來限制他的行動,但還是徒勞無功,他馬上就被熊妖一腳給踢開到遠遠的一旁,只能眼睜睜的看熊妖向村民一步步逼近。

  忽然間不知怎麼的,熊妖轉身走向犬大將,似乎是想要先解決掉身後這個小麻煩,再來好好享用那手無縛雞之力的村民。

  「小妖怪,你也太不懂得向我道謝了吧,這可是我聽你說要吃點人類的肉,才費了好大的工夫把這人類追到這來,你還不是跟我說要跟我一起享用的嗎?」熊妖的這番話語,剛好讓那位已經漸漸從混亂思緒中恢復正常的村民給聽到了。

  「你這妖物!我果然不應該多想的!」村民勃然大怒。

  「哈哈哈!你是不用多想了,因為你馬上就要進到我們倆的肚子裡去當我們的午餐了。」

  犬大將知道自己被村民給誤會了,想要解除妖態變化變回人類向村民解釋清楚,但如果現在他不維持犬妖的型態,根本沒有辦法跟熊妖鬥爭。

  他放棄了解釋的機會,一心只想要救這位村民的性命,他寧可被誤會,也不要因為變回人類,而錯失可以救人的機會。如果那村民真的死了,他的罪過可就真的大了。

  不管實力上的差距,犬大將直接飛越到熊妖的面前,想要用爪子給熊妖重力的一擊,只是動作還不夠成熟的他再加上年幼,他的行動老早就被熊妖看得一清二楚了。

  「嗚嗚嗚嗚!」犬大將被緊緊地抓在熊妖的其中一隻手掌中,表情顯得相當痛苦。

  「哼!你這小妖怪敢跟我作對就得死!」熊妖的手掌開始越捏越緊,他打算捏死犬大將。

  「滿口胡言的妖孽,去死吧!」在遠處巫女手上的弓箭注滿了靈力,筆直地朝熊妖射了出去。

  感覺到有強大靈力破魔箭逼進的熊妖馬上將犬大將抓到破魔箭的前方要當擋箭牌,但是他萬萬沒想到射出的這支箭可是另有玄機。

  原本應該要直接刺穿犬大將身軀的破魔箭竟然消失了,當熊妖還在疑惑不解的時候,破魔箭直接出現在他眼前,並且直接朝他的心臟部位刺穿,他馬上被強大的靈力給淨化到屍骨無存了。

  而破魔箭射中熊妖的那一刻完全都被村民給看得正著,他看到犬大將從高空要摔落到地面了,就趕緊跑上前去要接住他,而犬大將被他接住的那一剎那,說出來的那句話更是深深感動了他。

  「叔叔…………沒事吧?」

  「你?你這傻孩子,明明就是你冒著失去性命的危險來救我,你怎麼會這樣問我呢?」犬大將聽了雖然疑惑,但他實在太累了且又受了傷,就直接睡著了。

  而趕過來的若水看到那位村民手中抱著犬大將,以為村民要傷害他,於是向村民大吼「住手!你都已經得救了,為什麼還想打算傷害他?」

  「妳誤會了若水大人,我沒有要傷害犬大將,他剛剛救了我一命。」

  「他救了你一命?」若水很訝異,為什麼這位村民的態度轉變會這麼大?

  「對啊!若水大人,犬大將發射出一道強烈的紫色光芒射向熊妖,然後熊妖就慢慢消失了。」

  聽到紫色光芒後,若水頓時明白所有的一切,原來村民看到的是靈力在淨化熊妖的那時候,而犬大將那時正好被熊妖的手給抓著,所以看起來就好像是犬大將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將熊妖給消滅掉了一樣。

  後來莉茜也隨後趕到了,她看到大家都平安無事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雖然犬大將這次的傷勢沒有比之前的嚴重,他的妖力也讓這外傷回復得很快,可是還是不能輕忽,得趕快回去療傷才行,於是一行人慢慢地往柳琇村走回去。

  回到柳琇村之後,莉茜立刻為犬大將進行療傷,在一旁的雪尹和勇先看到犬大將的傷勢後,內心真的是萬分的不捨。

  「犬大將你以後不要再亂跑了,這樣爹和娘會擔心的。」雪尹雖然知道他是去幫忙其他人,但連一聲都沒說就跑出去還是讓她很擔心。

  在莉茜住家外面,有一群村民正在七嘴八舌地談論著有關犬大將的事情,若水也在他們這些人群之中。

  「我跟你們說,他真的是一位好妖怪啊!我今天在森林裡面遇到危險就是他救我的,看來我們之前都誤會他了。」

  「真的嗎?你不要也被他給迷惑了心。」

  「是真的啦!我絕對沒有騙你們,不相信的話你們可以問若水大人。」

  「你們可以選擇不相信我,但是,當我要射出破魔箭的同時,那孩子就已經發出一道莫名的紫色強光將熊妖給擊滅。」若水沒有說出實情,反而幫犬大將說話。

  雖然其他村民也還是半信半疑著,但也沒有人再提出質疑,因為他們也漸漸相信時間一久,或許就可以看清犬大將到底是一位怎樣的妖怪。

  一位看起來大約是二十多歲的銀白髮男子非常的高興聽到大夫剛剛宣布的消息,他的妻子終於又有喜了,自從失去上一個孩子後,妻子總是鬱鬱寡歡,她如果知道自己有身孕的消息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龍尋,大夫他是怎麼說的,我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無故就覺得頭暈想吐呢?」一位銀白髮面容稍微蒼白的女子詢問著龍尋。

  「綠燕妳聽我說,我們即將又有一個孩子了,妳高興嗎?」

  「真的嗎?我們又有一個孩子了?」綠燕再次的詢問著,仿佛很怕這好消息很像做夢一樣就會稍縱即逝,因為她比誰都希望能夠再次擁有一個孩子,她也深信這孩子就是犬大將再回來找她的證據。

  龍尋點點頭,並把綠燕擁抱在懷裡,兩人都沉浸在喜悅之中。只是,外面的下人突然趕進來通報說大王有派遣一位使者來,說是有大王的聖旨要龍尋出來領旨。

  綠燕一聽到聖旨時整個人是嚇了一大跳,不知道大王為何要突然傳聖旨給龍尋,而龍尋則是趕緊安撫綠燕的情緒,要她好好的休息,因為她現在肚子裡可是有另一個生命。

  「不知道南使者這次要轉達大王的什麼旨意?草民龍尋在此等候領旨。」一到大廳見到使者後,龍尋立刻呈跪拜姿,準備要領旨。

  「大王有令,因龍尋作戰策略助國有功,所以賜予軍師一職,並且即日將搬入皇城附近的新官邸。」南使者拿著聖旨複誦著。

  聽到這裡的龍尋整個人都傻住了,他竟然被賜予軍師的職位,那這不就代表著以後他將進入皇宮那爭權奪利的生活,不能繼續在民間過著一般簡易的生活,這並不是他想要的。況且當時候他只是提供作戰時的意見而已,怎麼會變成功勞最大的人呢?還可以得到如此的冊封?

  「是,草民遵旨。」無奈的龍尋還是接下旨意,就算他想違抗拒絕也不行,因為這是聖旨,違抗的話只會惹來一家人的不幸而已。

  在他接下聖旨的那一刻,他終於了解為什麼當初大王要召集國內有勢力的人進宮了,原來這是要看那些人有才能,好可以做為下一任的西國大王,西國傳統的禪讓制度可真是害了他啊!

  十八年過去了,對妖怪來說十八年並不算什麼,但這時間卻可以讓一位小女娃變成如今是人見人愛的婷婷玉立女孩。

  「小慧,我出門去這附近的村落看看,我會盡量在中午之前趕回來的。」一位銀白髮的成年男子站在門口對家裡面大喊著。

  「大哥等一下啦!」小慧急急忙忙地趕到門口,並把手中的東西交給這位銀白髮的男子。

  「這是?」

  「這是娘要給大哥的午餐啊!如果你真的趕不回來的話,在路上還可以吃呢!」小慧笑笑地說著。

  「喔!這樣啊!那妳就幫我謝謝母親了,家裡的事情也要拜託小慧囉!」銀白髮男子話一說完,就把午餐也一起帶上空中飛走了。

  他就是在最近幾年遠近馳名的犬大將,外表看起來大約是二十歲的成年男子,但他並不是人類,而是一位妖怪。

  附近村落的居民們也都對他很仰慕,因為這一帶日子能過得如此平和都是他和柳琇村兩位巫女莉茜和若水的幫忙,而他的養父母則是柳琇村的村長夫婦勇先和雪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