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時間是在西國的早上,宮廷裡大約有數十多位官員,而西國的許多大臣們正忙著向殺生丸君主報告著國家情形和討論是否要廢除長久以來對南國的協助。

  「稟告殺生丸君主,國內目前所有的情形都相當良好,而是否要廢除對南國的協助,請恕屬下直言,這南國畢竟也是先王的一生心血,屬下覺得南國一定要繼續協助下去。」一位大臣大膽的提出諫言。

  「你說什麼?邪見,你難道不會覺得那是個沒用的國度?當年先王已經做出錯誤的決定,你還想讓殺生丸君主重蹈覆轍嗎?」另一位大臣馬上反對邪見的諫言。

  邪見心想嚴加難道還是不能釋懷當年殺生丸君主的決定嗎?不管我提出什麼言論,他一定都是反對,從來沒有贊成過。

  而其他群臣們也紛紛細聲說著,他們也都覺得邪見這樣做法是不對的,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何須為了一個區區的小南國而爭論不休,更何況那還是半妖的國度。

  「夠了!」殺生丸一聲大喊。「我心中自有個底,這件事我會在下次早朝給各位卿家一個答覆,你們都退下吧!」殺生丸言一出,所有的人馬上都安靜下來,個個遵旨退朝去了。

  殺生在丸在群臣走後陷入沉思中,南國一定要保住,這也是父親的心血,而且,這也是玲月以後的退路,只是……眼前南國沒有人接管的問題該如何是好呢?要找他嗎?他有可能會答應嗎?不管了,還是先試試再說吧!

  殺生丸拿出了信紙在上面不知道寫了什麼,並把信交給信鴿式神,要式神送到那個人所住的地方。

  他希望他拜託的人會答應,要不然這個替代的計畫可能也無法說服其他反對的臣子,這樣想要救邪見也非常難了。

  突然間……「信鴿式神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通常不都是鈴和那個女人聯絡用的嗎?今天怎麼會到我這來呢?」殺生丸雖然疑惑,但也還是讀了信。

  讀了信之後的殺生丸笑了笑,離開宮殿的正廳,到了羽雪的柳芳齋寢宮向她說不必再擔心下去了,她朝思暮想的孩子就快要回來了,也請羽雪順便轉告鈴一聲。


  還在回西國路途上的麟渚丸一行人,因為某人的大小姐性格又耍起來了,而又停滯下來了。

  「唉呦!這樣一直走很累欸!我們休息一下好嗎?」眼前這位紅眸綠髮的妖怪抱怨著。

  「拜託,紫絮!我們才剛走沒多久吧!這樣妳就在喊累,妳還算是一個全妖嗎?」另一位藍眸綠髮的妖怪對著這名抱怨妖怪說著。

  「哥哥,就因為我們三個是全妖,為什麼一定要這樣用走的啊?要是用平常的方法,我們老早就已經到西國了,哪還需要這樣走走停停,還不都是為了一些『無用』的人。」紫絮不但沒有反省自我,反而還故意加重鄙視的語氣,還把眼神望去玲月和望朔一行人那裡去。

  「喂!女人!妳後面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望朔受不了刺激直接不甘示弱的反問回去。

  他實在是受不了了,這個死女人比那個叫什麼玲月的還要白目,改天要是逮到機會,他絕對要這為死女人跪在地上向自己求饒。

  「哼!難道不是嗎?」紫絮沒有一點悔意。

  「妳鬧夠了沒有?」麟渚丸大吼著。「妳若真的想要快點,對不起,我辦不到!還有,妳若再用這種蔑視的語氣跟任何一個人說話,妳就給我滾回去東國!」麟渚丸的每句話都透露出他對紫絮的不滿。

  在一旁的所有人則都被麟渚丸的怒氣給震懾著了,尤其是玲月和靖燦。

  被責備的紫絮內心則不停有這個聲音出現:為什麼?為什麼?又是為了那個玲月和一群不相干的人對我這樣說話,就算她是你姐姐,你有需要這麼尊敬她嗎?難道你都不會覺得她只是一個無用的半妖而已嗎?

  在一旁的雲珊看到這樣的情形,她得到一個結論:嗯……看來,這個麟渚丸似乎是非常討厭別人說到輕蔑自己姐姐和其他較弱妖怪的話,不過,要是在跟那個叫紫絮繼續相處下去,總有一天望朔一定會跟她打起來的,到了西國之後要是沒什麼消息,一定要趕快離開才行。

  「喂!大姐,妳在想什麼,快點走吧!」彌嘉催著雲珊,而她也隨後跟上。


  雖然在回西國途中發生了一些小插曲,不過,經過一天連夜的趕路後,他們終於到了西國的邊境,時間也來到了午時,不過問題卻來了,人類該怎麼上去呢?

  「呃……那個,其實……這邊已經是西國的邊境了。」麟渚丸緩緩開口說著。

  麟渚完在考慮要怎麼跟他們說西國是在雲的上端呢?

  「啊?已經到邊境了?」雲珊是一臉的疑惑。

  彌嘉也四處的張望著,奇怪了,根本沒看到任何城牆的外圍啊?難不成他們被一群妖怪給騙了嗎?還是這裡有設下類似障眼法的結界?

  「哼!人類還有那個新來的半妖,你們聽好了,所有妖怪的國度都是在雲的上端。」紫絮稍微收斂自己那長鄙視人的氣。

  雖然紫絮的語氣已經有轉變,但內心深處的想法還是不變:可惡,要不是為了不要讓渚丸生氣,我才不可能對你們這麼客氣,除了玲月外另一個死半妖也給我走著瞧,竟然敢當面反我的話。

  「雲的上端?」雲珊更是驚訝了,怎麼都沒聽說過。啊!早知道應該先去跟琥珀舅舅借雲母來用了。

  「好了,現在只能這麼辦了,彌嘉哥就由我來帶,雲珊姐嘛……」麟渚丸停頓了一下看向了紫絮,覺得她應該是不可能會答應的,但還是先商量看看吧!正當他要再開口時,突然間……

  「我來帶她好了,只是短短的路程,沒關係的。」靖燦自願擔起帶雲珊的任務。

  就這樣,雖然雲珊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跟不是很熟悉的男性近距離接觸,但是,不這樣做就到不了西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