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渚丸被血姬帶走之後,玲月就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突然,一股熟悉妖氣味傳來,沒錯,那正是玲月和麟渚丸的父親,同時也是西國現任的君主,殺生丸。
 
  「玲月,爪子的技巧有沒有進步?」殺生丸問著玲月。
 
  「嗯!還是比不上麟渚丸和父親你。」玲月對自己的要求很高,所以說出如此的一番話。
 
  而聽到這番話的殺生丸雖然高興,但也覺得玲月太勉強自己了,畢竟,全妖和半妖的妖力始終是有差別的。
 
  「不要太勉強自己了,對了,這是要給妳的東西。」除了關心玲月的話,殺生丸也從身後拿出一把劍來。
 
  「這是給妳的武器天守牙,相信以妳的能力,一定可以很快就會學會怎麼如何運用的。」殺生丸對玲月說著。
 
  玲月把天守牙接過手來,有些高興,又問殺生丸:「這把劍真的可以屬於我?」
 
  「當然可以。」殺生丸對玲月肯定的說著。
 
  血姬的寢宮裡。
 
  「羽雪,妳不要老是讓麟渚丸往玲月那跑,好嗎?我不是對妳說過一天之內只能讓麟渚丸去一次,而妳卻為了讓他去,而編了殺生丸和妳要找玲的謊言,好讓他有正當的理由吧!」血姬對羽雪說著。
 
  「對不起,母親,我只是想既然渚兒想要和玲月一起練功,而這又是可以增進彼此技能的好事,所以就讓他去了。」羽雪向血姬解釋和道歉著。
 
  「唉!一天之內去一次已經是最大的寬容了,本來,殺生丸和玲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不過,要不是看在玲改變了殺生丸冷漠的個性,他和玲的婚姻還有玲月,我是不可能接受的。」血姬說著。
 
  「母親妳又不是不知道,他們倆是姐弟,感情本來就有存在的,所以可不可以不要有這樣的規定和限制,要不然一天之內三次也行,一次真的太少了。」羽雪試著想幫麟渚丸爭取機會,也是著說服血姬。
 
  「好了,妳說的我會在想想看,妳先下去吧!」血姬說著。

  而血姬後來自己在寢宮想著,也許,羽雪說的沒錯,他們是姐弟,感情本來就是存在的,要不然麟渚丸也不會三番兩次的一直跑去找玲月,我是不是該改變對待玲和玲月的態度呢?

 
  在御神木村中,有兩個人正在等他們孩子和丈夫的歸來。
 
  「望朔怎麼還沒來啊?」阿籬有些擔心的說著。
 
  「不用擔心啦!阿籬,有彌勒和犬夜叉他們兩個陪著,望朔不會有事的。」珊瑚對阿籬說著。
 
  就兩人在談話的過程中,犬夜叉他們回來了。
 
  「你們父子終於可回來了,我都快擔心死了。」阿籬有些著急的說著。
 
  「妳在擔心什麼啊?阿籬,我們又不是第一次外出除妖。」犬夜叉對阿籬說著。
 
  「彌勒,這次除妖行動還順利嗎?」珊瑚問著。
 
  「嗯!很順利,不過,大部分都是彌嘉、雲珊、瑛瑚、望朔們做的,我想,我們應該也差不多可以把我們的除妖事業交給他們幾個孩子了吧!」彌勒對珊瑚說著。
 
  「你在說什麼阿?彌勒,我們還可以繼續的啊?」犬夜叉對彌勒提出的意見似乎有些不滿。
 
  「可是,我覺得彌勒叔叔說的沒錯啊!老爸你應該要先休息一陣子了。」望朔對犬夜叉說著。
 
  「你再說一次,望朔,你的意思是你老爸我已經很老了嗎?」說完就舉起拳頭要向望朔打過去。
 
  但是,突然的一聲「給我坐下」讓犬夜叉與大地接吻了。
 
  犬夜叉狼狽爬起來,對阿籬大喊:「妳幹什麼啊?」
 
  「人家望朔是關心你耶!你幹麻要打他?」阿籬對犬夜叉吼著。
 
  而珊瑚這邊。
 
  「雲珊、瑛瑚、彌嘉,這次辛苦你們三個了。」珊瑚對孩子們說著。
 
  「嗯!不會的,娘。」雲珊對珊瑚說著。
 
  「瑛瑚,妳和琥珀練習之後,這次出外除妖有沒有比較好一點?」珊瑚問著二女兒瑛瑚。
 
  「有,不過,有些是姐姐和彌嘉幫我的。」瑛瑚回答珊瑚的問題。
 
  「對了,彌嘉,你有沒有又向女孩搭訕啊?」珊瑚有些嚴厲的問著,因為彌嘉現在的個性越來越像彌勒,她實在很擔心。
 
  「娘,我怎麼敢呢?」彌嘉對珊瑚說著。
 
  「好了,你們也都累了,先去歇息一會兒吧!」
 
  就這樣,繁忙的一天就結束了,不過,真的結束了嗎?一場即將掀起另一波冒險的開端,正悄悄的接近我們的主角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