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在別莊中的犬大將和十六夜正為著快來到的心生命感到高興,就在此時,犬大將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妖氣,沒錯,血姬跑來找他了。

 

「等一下十六夜和所有人,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別莊。」犬大將說完就展開巨大的結界將整個別莊包圍起來。

 

「血姬,是妳來了吧!」犬大將說著。

 

「犬大將,你真的跟一個人類女子在一起。」血姬問著,她始終不相信犬大將會背叛自己。

 

「是真的,那又如何?」犬大將大概已經知道血姬前來的理由。

 

「為什麼?跟低賤的人類在一起有哪裡好?」血姬不懂,一個人類女子有什麼可以愛的。

 

「十六夜她有很多優點是我們妖怪所沒有的。」犬大將說著。

 

「一個軟弱的人類能做什麼?她只會是犬大將你的累贅而已。」血姬希望能再度挽回犬大將的心。

 

「就算她會是我的累贅,那也是我自己願意的,而且,十六夜她那包容和善良的心是妳所沒有的,血姬。」犬大將無法忘記當年血姬所做的事。

 

「就算如此,人類和我們是不能在一起的。」血姬一直想試著勸回犬大將。

 

「為什麼不行?而且當年妳所做的事,讓我實在是覺得你不配當一個母親。」犬大將開始訴說著,血姬過去曾經對殺生丸做的事。

 

「當初,殺生丸只不過是一歲多的小犬妖,妳竟然將他帶進犬族歷代的試煉谷,妳知道這對他是一個多麼嚴酷的試驗?但我相信,如果今天是十六夜的話,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犬大將試著證明十六夜與血姬不同的地方。

 

「你怎麼知道她絕對不會這麼做?而且我是為了讓殺生丸變的能夠獨立,才這麼做的。」血姬辯解著,而且她認為她當年的決定沒有錯。

 

「好,妳不相信,我說給妳聽,當我受重傷在外時,她雖然知道我是妖怪,但她仍然會不顧自己可能會被我殺的危險來救我,妳認為她會做出那樣的事嗎?反倒是妳,妳要讓殺生丸獨立,這點我可以接受,但一定要在殺生丸那麼小的時候嗎?而且犬族有規定,試煉谷必須是在孩子滿十歲時才能進入,而殺生丸當時多大?他還只是個一歲多的娃兒,妳就要他接受這麼嚴酷的試煉,所以,造成殺生丸今日冷漠、無情的個性,妳多少也要負些責任。」犬大將一一指出血姬不如十六夜的地方。

 

「說到底,你還是要選擇和那人類在一起嗎?」血姬看的出來犬大將心意已定,已經無法改變。

 

「是,這次算我對不起妳,血姬。」犬大將說著。

 

血姬沒有回話,就直接走了,但是她心裡還是想著:「我相你總有一天會回來的,犬大將,當你被那人類女子背叛時。」但血姬萬萬想不到,犬大將再次回西國時,竟是來跟她道別的。

 

而回到西國的血姬,有滿肚子的不爽,認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士兵們沒早點找到犬大將,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出現,所以就找來士兵們要興師問罪「我問你們,你們是不是早就知道犬大將跟一個人類女子在一起的事了?」

 

「稟告夫人,之前被妳殺了的那位小兵已經有回報過妳,可是當初是夫人自己不相信,所以我們也沒辦法啊!」其中一名士兵將領說著。

 

「胡說,而且我在審問你們,你們還敢頂嘴。」血姬現在的心情可以說是怒上加怒,就算士兵將領說的是實話,她也絕對不允許他說。

 

「竟然,你那麼愛亂講話,好,我就把你的心臟挖出來,看你以後還能說話嗎?」血姬一步一步逼向將領。

 

「夫人,饒命啊!屬下以後不敢了。」將領求饒著。

 

「還會有下次嗎?」血姬不理將領的求饒。

 

「啊!」只聽到將領慘叫一聲,西國大廳的地板上頓時染上了鮮紅的血色。

 

血姬拿起將領的心臟並說著「這就是你們以後敢跟我頂嘴和知而不報的下場,明白了嗎?你們全都給我下去,順便把這屍體給處理掉。」

 

犬大將回到別莊後,臉上還是有一些哀傷,因為畢竟夫妻也做了幾百年了。

 

「你還好嗎?夫君。」十六夜看到犬大將好像有些哀傷,所以就問著。

 

「我沒事,妳還是多多休息吧!要不然會影響肚子裡的孩子。」犬大將決定隱瞞剛剛與血姬見面的事,因為他知道以十六夜的個性,一定會叫自己放棄與她的關係,回去陪血姬的。

 

而犬大將和十六就這樣從此過著平靜的生活嗎?並沒有,反而有更大劫難在後面等待著他們。

 

自從十六夜被犬大將搶走後,猛丸幾乎整天借酒消愁,心裡不斷的想著:「可惡的妖怪,竟然奪走我心儀已久的公主,不管是她的身,或者是她的心,竟然如此,我剎那猛丸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心中的恨意就這樣升起,想著要破壞犬大將和十六夜的方法,但也因為這樣的想法,造成了日後悲劇的產生。

 

在紫晴城得不到注意的猛丸帶著自己的軍隊離開,然而城主卻不以為然,所以也就沒告知十六夜,但也因為這樣的想法,錯過了挽回悲劇發生的機會。

 

為了報復犬大將的橫刀奪愛,猛丸開始製造動亂,他不斷的一直尋找妖怪,尋找一個能把犬大將打倒的妖怪,然而,犬大將也因為猛丸的報復行動而變的忙碌起來,而犬大將也發現,最近來攻擊別莊的妖怪一個比一個還強,不過,還好有鐵碎牙的幫助,所以還應付的過去。

 

時序來到了冬天,十六夜也快生了。

 

「夫君,你認為我們的孩子要叫什麼名字好呢?」十六夜期待著新生命的來到。

 

「這個嗎?都還不知道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到時候在說好了。」犬大將說著。

 

而猛丸此時仍然還是在找能夠打敗犬大將的妖怪,終於,他找到了,龍骨精,擁有鋼鐵般的身體,猛丸心想:「這樣的身體,既使是那把妖刀,我想應該也砍殺不了吧!」

 

「什麼人?竟然來打擾本大爺的休眠時間。」龍骨精似乎對被猛丸吵醒這件事感到不爽。

 

「我絕對並非要來打擾龍骨精大人,只是聽說龍骨精大人似乎要找一位能與你匹敵的對手是吧!我知道有一位,不知道龍骨精大人願不願意嘗試一下。」猛丸解釋著自己的來意。

 

「那是誰啊?」龍骨精問著。

 

「是西國的君主,犬大將。」猛丸說著。

 

「是犬大將嗎?好,我接受,但我沒有辦法離開這座山谷。」龍骨精說著。

 

「這請龍骨精大人你放心,我自然有辦法請他來的。」猛丸內心竊喜著自己的復仇計畫已經快成功了。

 

「好,我等你的消息。」說完龍骨精又回到山谷的深處。

 

「哼!犬大將,我看你這次是否還能全身而退。」猛丸心裡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