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但是——」此兩字才一說出口,所有的村民的臉色又開始往下垮。「你們也必須想辦法證明說那妖怪真的有對村民做出傷害的事情。」這話才剛說完沒多久,果然又引起村民的一陣騷動。

  「村長你這樣根本是在無理取鬧啊!我們村連續兩次被妖怪襲擊,難道還不能算是證明嗎?」

  「如果說這是你們給我的答案,那我是不會接受的。因為在我看來,如果說這兩次的妖怪襲擊事件是那小妖怪所為,那他為什麼事後還要幫助我們?」聶林直接反問了村民。

  「那當然是為了讓我們信任他啊!」其中一位村民非常理直氣壯的說著,但這聽在聶林的耳中真是一個可笑至極的回答。

  一位年紀雖小但卻一心想保護村子的小孩居然會被說成是有目的的心機?而這些想盡辦法要趕走對村子有功勞的人居然會是村子的救主?難道只因為這孩子是妖怪就不認同他嗎?

  「既然村長你不願意,那就別怪我們對那小妖怪無情了。」其中一位村民說完之後,就帶著其他也憤憤不平的人就朝著阿元家走過去。

  聶林村長根本無法阻擋這群人的憤怒力量,只好跟在他們的後面,希望他們不要惹出什麼事情才好。

  「我現在要出去用一些東西,你要在家中好好的待著。」一位男子對一位銀白髮的小男孩叮嚀說著。

  「叔叔……外面有好多……凶凶的人,不要出去。」銀白髮的小男孩總覺得外面現在不適合出去,所以他用手拉拉眼前比他高大許多的男子的衣襬。

  年輕男子只是笑笑地看著眼前這位銀白色髮的小男孩,不管怎麼樣,也是到該面對現實的時候了,就算結果是一樣,那他也會默默接受,因為,想當初他也是這麼樣逼村長和巫女大人的,這就是所謂的現世報應吧!

  果然,他一打開家中的大門而已,就已經看到一大群人在他家前面等待著,所有的人看起來都相當的忿怒看著他,當然,這也是在他的預料之中了。

  「阿元,今天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把那小妖怪趕出村子外面,如果你沒這樣做的話,那就別怪我們沒有同村之情了!」

  阿元開始為犬大將辯駁,就如同之前勇先和莉茜所做的事情是一樣的,但很可惜的是根本沒有人願意相信他的話,甚至還有人說他已經被那小妖怪給攝魂了,才會變得如此袒護妖怪。

  已經別無他法的阿元最後也只能說和之前村長所說過一模一樣的話,他願意自己和犬大將一起離開村子,說什麼也絕對不拋棄這個被大家所懼怕的妖怪。

  雖然他也很擔心之後的問題,但現在眼前的狀況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收拾起行囊,打算準備要帶犬大將去找勇先,至少讓他可以重回養父母的家庭,至於自己以後的去處該如何是好,也就沒想那麼多了。

  就在阿元要離開之際,在他身旁的犬大將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居然開始高興起來,而且還不停的說著「是父親是父親,是母親是母親。」

  眾人在看到犬大將的反應後,也都立刻往後回頭看看是誰,果真讓他們看到了勇先和雪尹這兩位他們心中的罪人,村裡現在一切會過得這樣膽顫心驚都是拜他們夫婦所賜。

  但他們也看到了兩位巫女,村民們內心不禁有種想法,巫女大人是要來將這妖怪帶走的,而這樣的話村裡也能回復到從前那樣的安詳,但結果卻不如他們所想。

  而犬大將一看到勇先夫婦,馬上就跑到他們兩人身邊,並且不斷撒嬌說「母親、父親,好想你。」

  「好,犬大將真乖呢!」雪尹蹲下來把犬大將緊緊的抱在懷中,似乎是好幾年之後沒見的重逢一樣。

  這個真情流露團圓的畫面在知道犬大將是好妖的人心目中看起來是很溫馨的,但在厭惡犬大將的村民眼裡看起來則像妖怪為了什麼陰謀手段在演戲一樣。

  「阿元和犬大將都要留下來,勇先和雪尹也要回柳琇村。」莉茜直接開口向村民們說著。

  這番言論當然不被村民們認同,他們各個都直說莉茜不懂的事情的輕重,而就在這個時刻,若水開口說話了,因為現在村民們是最相信她。

  「各位請聽我說,小妖怪——不,犬大將可以留下來了,因為我已經親眼看到了所有的一切。」若水的這句話讓所有的村民相當訝異,難道連他們最信任的巫女都要幫忙妖怪了嗎?

  「相信各位在那天應該也有注意到了,有一支破邪箭射往妖怪,而那支箭就是我射出的。我因為害怕犬大將會做出傷害村子的事情,所以瞞著師姐回到村裡來看看,沒想到就讓我看到犬大將正在努力救村子的一面。」

  「所以,不要在排擠他了,我可以證明他絕對是一位好妖怪。如果大家真的還是不放心,那我和師姐會一起和前村長住在一起,這樣有什麼問題我們也能馬上解決。」若水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她內心難免有些愧疚,畢竟今天會有這樣的場面,她也必須要負責。

  村民們聽了聽之後,雖然有些疑慮,但想說既然有兩位巫女負責看守應該是沒什麼問題,於是就決定退步,讓犬大將留下來,也讓勇先夫婦回到村子裡。

 


  雖然事情到這邊是已經告一段落了,但在阿元心中仍然還是有個疑問,如果不問清楚的話,他實在不懂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他到聶林家中找了他談話。

  「村長,我可以問你一件事情嗎?是有關於犬大將的事情。」

  「你是想問我說為什麼我會在之前就同意巫女大人把犬大將留在村子裡面嗎?」聶林猜測著阿元心中的疑問,而看見阿元沒有反駁,他知道自己大概已經猜到十之八九了。

  於是他接著說「其實和你差不多,都是親眼看到了某些事情,才了解到犬大將的好和善良。」

  聶林他開始說著事情的經過。原來他在某天的清晨要去打水的路上發現了自己的妹妹阿秧和莉茜巫女不知道鬼鬼祟祟的走往村子偏僻外的森林要做什麼,好奇心的驅使下讓他開始跟蹤阿秧。

  結果他發現原來阿秧和莉茜有偷偷和被趕出村子的雪尹來往,他當下是很生氣,決定要把這秘密揭穿,讓若水來處理掉這妖怪以永絕後患。

  但他又顧慮到阿秧也在場,畢竟那是他的親妹妹,他也不忍心看到她以後要受到被趕出村子的命運,而且,她也有小孩子要扶養,更何況自己也無法對阿秧做出趕盡殺絕的宣判。

  於是,他忍了下來,慢慢地觀察著兩人的一舉一動。經過幾個月的觀察下來,他發現到其實犬大將這孩子很善良,如果說他是心懷不軌的妖怪,那他早就對勇先夫婦或來到村子時對村子動手了,可是,他並沒有,於是他選擇了相信犬大將。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難怪再加上最近的兩次事件後,村長你就更相信犬大將了。」阿元心中的一個大疑問在聶林的解釋之下終於解開了。

  「好了,時間也已經很晚了,你趕快回去吧!明天我還有事情要向大家說呢!」


  在龍尋的家中,島萊正向他說出為何上次在離開宮中時,會說出那些令他不了解的話來。

  「什麼?你說這有可能是大王……」龍尋很驚訝島萊剛剛跟他所說的事情。

  「噓!你小聲一點。難道你完全忘記了這件事情嗎?」島萊很鎮定地詢問龍尋。

  「不,我並沒有忘記。只是大王有可能真的會以這種方式來選人嗎?會不會是你情報的來源有錯誤啊?因為根本沒有聽說過啊!」龍尋很關切的詢問著,因為這次的事件可能會影響他一輩子。

  「我也不事很清楚,要不然你看那天為什麼都沒有人願意接下來呢?」

  「唉!反正都已經這樣做了,就讓事件隨波逐流吧!總不能現在進宮跟大王說我是胡亂講得,這樣的話罪可是會更重的欸!」

  就在兩人還在大廳商量宮中發生的這次事件時,綠燕從房間裡慢慢地走出來,看到了兩人在大廳中似乎有什麼煩惱的樣子,於是就走上前問。「你們在商量些什麼?是不是有什麼困擾沒辦法解決?」

  龍尋想了想之後,這種這麼重大的事情還是先不要跟綠燕說才好,於是他就跟綠燕謊稱說是在商討一些生意上往來的價格問題。

  但龍尋在這樣說的時候,神情表現得有一點緊張,因為他從來沒有說過謊。倒是他的好友島萊,神情顯得比較自在一些,甚至還幫忙他轉移話題,以免綠燕會繼續得詢問下去。

  「對了,夫人妳現在應該有比較好了些吧?」島萊一方面雖然是為了轉移話題才這樣詢問,但實際上也是為了關心他生意上合作夥伴的妻子狀況如何。

  「嗯!謝謝你的關心,在龍尋這麼耐心的陪我之下,我已經漸漸看開了,只能說我們與那孩子沒有緣份吧!」綠燕緩緩地說著,但一旁的龍尋可是有點驚訝。

  「綠燕,妳真的還好嗎?」龍尋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只要有人對綠燕對提起犬大將時,她就會難過到掉淚,更別說會自己提起關於犬大將的事情,因為那對她來說是永遠的傷痛,但今天她卻主動得自己提起這往事。

  「放心吧,我沒事。」

  「夫人妳沒事就好了。我想夫人應該有很多事情想跟龍尋說吧,那我就先走囉!」

  就在島萊離開不久後,綠燕慢慢開口說出她內心深處一直以來的想法「龍尋,我真的好想念他……我真的好想再次擁有他……我們能夠再一次……擁有一個孩子嗎?」

  龍尋慢慢的把綠燕抱向懷中,輕輕緩緩地在她耳邊說「當然可以,只要我們夠努力,我相信他一定會再次回來找我們的。」

  龍尋說到這綠燕已經流了滿臉的眼淚,他不捨的將綠燕臉上的眼淚緩緩拭去,然後扶著她慢慢走入他們的房間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