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說,龍尋你是不是瘋了啊?你為什麼要給大王建議呢?」從宮中正要回去島萊質問著他這多年來合作無間的好友。

  「怎麼了嗎?這有什麼問題嗎?難道我們作為子民的替國家設想一些事情有什麼不對之處嗎?」龍尋很疑問的問著島萊,這種利於全國的事情怎麼會不好呢?

  「唉!不是啦!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挑在像剛剛的那種場合啊!」島萊的這句話可讓龍尋越聽越糊塗了,要幫忙國家還需要看時間嗎?

  「啊,算了!你還是趕快回去陪夫人吧!她在家中等你這麼久或許已經很緊張了。」雖然島萊很想要讓龍尋知道為什麼他會這麼說,但他也沒忘記龍尋家中有一位很需要有人陪伴的人。

  龍尋這時也注意到他出來的時間也真的有點久了,就急急忙忙的向島萊告別後就趕緊趕回家中去陪心愛的妻子綠燕。

  而看著龍尋走遠的身影,島萊也只能默默的為他祈求著,希望這一次大王的人選千萬不要是他啊!

  而龍尋回到家中之後,果然就看到綠燕已經在大廳前等他了,而且還一臉相當焦慮的樣子。

  「你終於回來了,你知道我好擔心你啊!」綠燕整個人邊說邊往龍尋的懷中撲去,好像很害怕會失去他一樣似的。

  「好了,沒事的。我人現在不是平安的回來了嘛!而且我又不是去打仗,只是去見大王而已,妳幹嘛一定要這麼緊張呢!」龍尋知道綠燕自從失去犬大將這個孩子後,整個人就變得非常容易害怕緊張,她會怕在失去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可是——」綠燕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龍尋示意別再說下去了。

  「好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妳要好好的休息,我一定會一直陪在妳身邊。我剛剛已經叫下人熱了一些東西好給妳吃,等會就送到我們的房內。」龍尋扶著綠燕一同回到房內休息,也希望她別再掛意今天的這件事情了。
 

  夜幕低垂的時刻,外面的一切將是如此的黑暗了無聲息,不免令人有些幾分的膽顫。但外頭的薰風把縷縷的清香徐徐的吹進屋內,讓人們的神情也放鬆了不少,再加上蟲叫蛙鳴的聲音,也為此寂靜的深夜裡多添了幾分熱鬧的色彩。

  而在遠處的一小屋內,情況似乎就不這麼怡然了。

  一個身穿藍色和服的紳士男子正和一位小犬妖對視著,周圍氣氛和時間就好像沙漏停止流動一般,兩人都沒有動作就這樣過了許久。

  終於,男子忍不住打破了沉默「欸,小妖怪,你叫什麼犬大將是吧?你就自己離開前村長大人和柳琇村好嗎?這裡的人包括我都不可能接受你的。我相信你應該聽的懂我在說什麼。」

  而犬大將則是稍微看了眼前的男子一下,然後靜靜地闔上眼睛準備要休息。

  「哼!妖怪就了不起嗎?反正你還那麼小,只要我和村民們合力起來還是可以把你趕出去的,要不是我已經答應巫女大人,我才不想和你這妖怪住在同一屋簷下,真不知道前村長大人在想什麼。」男子見小犬妖一點動靜都沒有就自己自言自語著。

  就在這同一時刻,原本已經闔上眼睛休息靜靜坐在角落的犬大將突然有了動靜,在他的眼神中似乎帶了點殺意,他起身想往門口奔去,似乎是發現了什麼。

  「欸!你這小妖怪想要做什麼呢?」雖然男子想擋在門口不讓小犬妖過去,但是外面忽然傳來一聲房屋被摧毀時所發出的巨響。

  就在他想出去查看一下情況時,小犬妖趁這個空隙也逃了出去。但那男子出來後卻發現了最可怕的一幕,一隻蜈蚣妖怪正在摧毀著村子裡的所有事物,但奇怪的是,怎麼在蜈蚣旁邊有一個小小白色身影?

  再仔細一看,發現原來那白色的小身影就是前幾天那個小犬妖!男子看了看周圍,完全看不到犬大將的身影,因此他更確定現在正和蜈蚣纏鬥的妖怪就是犬大將了。

  「哼哼!小妖怪,就憑你也想阻止我,別笑掉我的大牙了。」

  忽然之間,蜈蚣妖將他的尾部朝犬大將甩了過去,而年幼的犬大將根本來不及閃躲,就這麼直接的被蜈蚣妖打飛了數 十公尺 遠,也將犬大將打到變回成原來的人類型態。

  而在一旁的男子剛好看到了這個場景,他的思緒馬上回溯到前幾天前莉茜要離開時,最後又單獨對他所說過的話。

  「相信我阿元,犬大將他絕對是個好妖怪。」

  可是當時阿元根本聽不下去,只是一心一意的想把這個全村認為是可怕的妖怪給趕出去,可偏偏村長願意給犬大將機會,而大家雖然有千萬個不願意,但也都遵照了村長的意思。

  「難道那小犬妖真的像巫女大人說得一樣嗎?」阿元內心一直不斷的糾結著,他到底要不要幫忙眼前已經受難的犬大將嗎?

  但身體的行動是騙不了人的,他雖然深知自己這樣的小攻擊對眼前的蜈蚣妖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但至少可以拖延一下時間,希望能讓犬大將他去找莉茜幫忙,他確定犬大將知道莉茜現在會在哪裡。

  就這樣,一支普通的箭矢就這樣朝蜈蚣妖射去,而這惹惱了原本要攻擊犬大將的蜈蚣妖,他身體一轉過來,朝向阿元吐出了毒液,但因為先前和犬大將的交手,蜈蚣妖也受了點傷,所以這次的攻擊有變慢,而阿元也幸運地躲過一次。

  「哼!愚蠢的人類們,你認為你可以打敗大爺我嗎?」

  「就算我一個人沒辦法,但我們有這多人至少也能傷到你!」阿元對著蜈蚣妖大喊,並且對其他拿著弓箭武器的村民使眼色,要他們等一下跟他一起在適當的時機放箭攻擊。

  然而,普通的箭對眼前這隻如此巨大的蜈蚣妖根本是不痛不癢。

  「去死吧!愚蠢的人類!」

  犬大將看到這樣的情況,也不顧自己身上已經有傷了,一心就是想著要救村子裡的所有人,但無奈這次的傷勢實在太重了,他連動都不能動。

  就在阿元和大家都認為已經死路一條時,突然有一充滿靈力的箭就往蜈蚣妖射去,這不但讓蜈蚣妖非常的痛苦,也讓他的元氣大傷,而阿元也趁這個機會教大家猛力的朝蜈蚣放箭,最後蜈蚣終於被殲滅了。

  而在遠方射出有靈力的箭的主人,看到了剛才所有的一切,包含了……

  「太好了,終於結束了。」就在阿元鬆了一口氣的時候,他突然想到剛才的那支箭,難道巫女大人真的在附近嗎?

  這在同一時候,阿元立刻跑到犬大將的身邊,看到他這次受的傷似乎比上一次還要來的嚴重很多,他的內心不禁更愧疚了,沒想到之前自己和村民對犬大將誤會這麼深,他也還是願意幫助大家,這讓他很感動,他也希望能夠因為這次的事件,能夠讓原本很多反對妖怪住在村裡的人能改變心意。

  但事與願違,雖然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犬大將那願意犧牲自己來換得全村安全的一面,不管是現在還是之前,可是這些仍然無法讓村民們相信他絕對是一個好妖怪,大家還是都想利用這次機會把犬大將剷除掉。

  「喂!阿元,你快點用巫女大人給你的東西來把這小妖怪弄死,要不然以後會遭殃的可會我們欸!」

  「對啊!他死了只有好處,絕對沒有壞處的。」

  「夠了!真是夠了!難道犬大將對這村子的付出你們還看不出來嗎?我是絕對不可能殺他的!」阿元整個發怒了。

  阿元是一位明理的人,他與犬大將相處的這幾天下來,他就已經慢慢感覺到他的不同。

  如果說他真的如我們所想的是一個惡妖,那他早就可以對自己動手了,可是他卻什麼都沒做,就這樣靜靜地陪著自己很多天,阿元內心是這麼樣想著的。但這也還是讓他鬆下不了戒心,一直到剛才的事件,他完完全全的相信了莉茜所說的話。

  「阿元難道連你也瘋了嗎?他是妖怪,是很可怕會攻擊人的妖怪啊!」

  「不管你們怎說,我就是不會對他動手的,是他努力的幫我們打傷了蜈蚣妖怪。」

  「你!好,到時候發生了什事情可別怪我們大家沒提醒你!」

  就這樣,阿元把受了重傷的犬大將帶回到他們原本之前所居住的那個小屋,然後慢慢地幫犬大將療傷。

  而犬大將也不愧是曾被莉茜說過將來是一位非常強大的妖怪,在阿元的照料之下和經過幾天的休息之後,他幾乎已經完全好了,甚至還可以比一般的小孩活躍上幾十倍。

  看到犬大將恢復的速度這麼快,阿元的內心也是相當的高興,而且在這次更親密的接觸相處下,他發現其實犬大將是一位非常貼心的妖怪,常常自己忘記了什麼東西時,也都是犬大將提醒他的。

  在現任柳琇村村長聶林家中,聚集了許多村民,這些村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村長趕走犬大將。

  「村長,今天我們就一定要把這妖怪趕出去,請你不要再相信莉茜巫女大人的話了。」

  「夠了!我知道你們都很擔心那小妖怪的問題,但是,你們難道都不會覺得這小妖怪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嗎?」聶林村長所說的這句話讓在場的村民都認為他也是一位異類的人。

  「村長你的意思是要我們繼續地和這妖怪同住在一個村落嗎?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妖怪是絕對不可能對人類和善的!」心意已定的村民們就是一口咬定犬大將會危害柳琇村,要逼聶林把他趕出村子。

  即使聶林現在是全村最有權力的人,他也無法改變要驅逐犬大將的意見,但他也還是願意相信自己之前在早晨所看到的一切。

  「好,要我在不等巫女大人回來之前改變決定趕走這小妖怪也行。」聶林話都還沒說完,就有許多村不斷的喝采叫好,覺得這是個明智的決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