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時間過的也非常的快,一年已經就在樣過去了,勇先村長已經在外面生活了一年了,在這一年當中,他們就如同之前和阿秧所定下的約定,每到望月之後的隔天,就到村子去跟莉茜見面,而莉茜和阿秧也會每次的見面中適時的補給一些糧食給村長們。


  今天正好又是約定好的日子,勇先已經先去上山砍柴去了,雪尹則是帶著還年幼的犬大將一起出門了,雖然之前莉茜有跟她們說過,犬大將是妖怪,這樣冒然帶來柳琇村外的話,還是很容易被若水查覺到附近有妖氣的,但是自己就是無法放心將還小的犬大將留在家裡啊!


  所以,之後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只好把見面的地點在往外拉遠,以確保若水不會發現他們的蹤跡,只是,當雪尹來到這地方時只見到阿秧,卻不見莉茜人影,她的內心突然有些不安起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阿秧,怎麼只有妳而已,巫女大人呢?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雪尹她上前把阿秧的手抓得緊緊的並且非常憂慮的問著。


  「妳放心村長夫人,莉茜大人她今天只是跟若水大人一起去別的村子除妖而已。」阿秧她知道雪尹內心的憂慮,因為每次見面都要擔心事跡是否會敗露,所以就趕緊跟她解釋原因。


  「到是犬大將,雖然每次只能一個月見面一次,不過,每次看到你時總覺得你好像又長大了些呢!」阿秧她伸出手來摸著犬大將的頭。


  「怎麼可能嘛!阿秧,就算妖怪長的在怎麼快,也不可能一個月沒見而已就長大啊!」


  就跟以前一樣,兩人只要見面還是會聊上個幾句話,而犬大將則會待在一旁慢慢的等著,只是,今天周圍的氣氛好像有點不同,這讓身為妖怪的他一直無法靜下來。


  「母……親……」他用有點吃力的語氣叫著雪尹,並且還一直不斷用他那小手一直拉著大手,好像一直在跟她說快點離開這個有點危險的地方,這是他身為一位妖怪的直覺。


  「村長夫人,犬大將怎麼了嗎?他今天好像特別的不安?」阿秧在聊天時注意到犬大將好像有些不安的反應,他以前好像都不會這樣,於是就問著雪尹。


  「我也不知道,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這樣。」雪尹確實也不會知道犬大將會這樣,因為他在大家的面前都一直都沒這樣過,但大家沒看見時就不知道了。


  兩人都還在疑問的當下時,事情就發生了,一切是來得這麼突然。


  在柳秀村的東北方向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大片黑雲,也許在遠處不仔細看得話是很像烏雲遮蔽了天空而已,但如果仔細一看就會現,裡面其實是夾雜著一大堆的魑魅魍魎,兩人在看到這樣的情況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兩位巫女都剛好外出了,村子現在可是沒有一位靈力術者在。


  突然,在她們身旁的犬大將身體起了變化,他變成了一隻全妖的獸態,並且跑向了村子,而且還是往村子有妖怪的那方向。雖然雪尹和阿央並沒有被犬大將的突然變身給嚇到,但內心卻也在擔憂著,他們害怕犬大將會被那群魍魎們迷惑了心,進而也跟著攻擊柳琇村。


  「阿秧,我們得快一點跟上去,我怕他會作出一些我們想不到的事情來。」雪尹已經有點亂了方寸了,她非常害怕自己所想的事情會成真。


  「男生快點出來幫忙啊!女生和小孩快到屋裡去避難。今天巫女大人們都不在,我們得靠自己的力量守護村子。」一位男姓村民大吼著,也希望藉著大家的力量可以度過這一次的難關。


  當大家拿起弓箭準備要朝向妖怪群射箭時,一隻幼小的白色犬妖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並且朝向那妖怪群伸出不是很成熟的犬爪開始猛抓,也露出那未成熟的犬牙向妖怪猛咬。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妖怪竟然在打妖怪?」村民們都對眼前這怪異的情形感到訝異,怎麼會有妖怪會幫助他們打妖怪呢?


  「會不會是巫女大人的妖怪手下呢?」


  「絕對不可能,巫女大人們怎們可能和妖怪同流合汙呢?這一定妖怪們的圈套。」一位村民激動大生的說著,並且把手中的弓箭拿起,準備要朝白色小妖犬射去。


  「你不可以對那小犬妖射箭!」遠方突然傳來兩位兩位女性的大喊聲,村民們一一轉頭看去,發現原來是阿秧和……前村長夫人?


  「阿秧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她可是妖怪耶!還有,那女人回來做什麼?該不會這些妖怪就是她叫來的吧?」村民們已經失去理智了,沒有多想就直接把這一切的妖怪襲村事件栽贓給雪尹。


  「你們到底在胡說些什麼?你知道那妖怪是誰嗎?他就是當初被你們趕走前村長撿回來的小孩。」阿秧簡直氣壞了,為什麼這些人可不分青紅皂白的冤枉好人呢?他們難道看不出來這小犬妖是在幫他們嗎?


  就在大家還在激烈爭吵時,正在努力奮戰的小犬妖體力似乎也已經到了極限,畢竟妖怪的數量時在是太多了,光憑一位還那麼小犬妖的妖力根本無法撐那麼久,小犬妖已經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哈!小妖怪終於撐不下去了是吧?」一陣陌生又陰沉的聲音重那片黑雲中傳出。


  「哼!原本我想這個調虎離山之計應該是很完美的呢!沒想到,半路卻殺出個程咬金來,不過沒關係,阻礙現在已經不見了,哈哈哈哈哈!」陰沉的聲音再從黑雲中傳出。


  可是已經倒下的犬大將似乎還不想放棄,大家可以看到他還是一直維持在獸態的樣子,並且一直在齜牙咧嘴,他還想要繼續戰鬥下去,為他想要保護的人類們而戰。


  他趁雪尹和阿秧沒抓緊時脫跑了出來,並且又朝妖怪們攻去,可是正當他剛要接近時,有一大半的妖怪被一支突如其來的破魔箭全數殲滅。


  「放肆,柳琇村此是你們區區小妖們能攻下的。」一位巫女說著又朝著另外一批妖怪們射出另一支箭,而犬大將只是在一旁看著,好像以為這位巫女是來幫大家的。


  「可惡,被發現了嗎?」幕後指使者的妖怪咬牙的說著,並且想準備逃離現場。


  「別想跑,柳琇村豈能這樣隨便讓你糟蹋的!」巫女又向黑雲射出最後一支箭,只聽見一陣悽慘的叫聲之後,黑雲瞬間消是的無影無蹤,天空也恢復成員來的藍天白雲。


  巫女轉過頭來看見犬大將後,又拿起弓箭瞄準著他,現在剛大戰過後的犬大將根本毫無招架之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弓箭,他也非常想逃跑,可是,剛才的一戰已經把體力用盡了。


  「不要啊!若水大人,是這個妖怪幫我們的。」阿秧對巫女若水喊著。


  「妳說什麼?是這個妖怪在我還沒趕回來之前救了柳琇村?別說傻話了!」若水她完全不想聽阿秧的解釋,在她的眼中只要是妖怪就得死,她才不管妖怪的好壞。


  「住手,若水,妳的雙眼已經被仇恨給蒙蔽了嗎?」遠方又傳來另一陣叫聲,才讓在場的巫女沒有將手中的破魔箭射出。


  而此時在犬大將親父母的妖怪國度裡,正在發生嚴重的戰爭事件,原來在東方的妖怪一直要來侵犯這塊位處於西方的國土,而當今的大王也召集了國家所有有勢力的人,尋求一些軍備的後援支助,龍尋也在其名單之中。


  「龍尋,你一定要去嗎?我們可以拒絕大王的要求嗎?」綠燕雖然知道丈夫不是去打仗,只是去宮中商量後援的問題,但是,宮中那混亂的環境實在還是令她擔憂啊!


  「妳放心,綠燕,我去去馬上就回來好嗎?妳就在家中安心的等我就好了。」可以的話龍尋他也不想去啊!因為綠燕現在的情緒還是需要有人時時刻刻陪伴著才行,但這是國家大王的詔曰啊!


  「桃芝,就麻煩妳幫忙照顧一下夫人了。」龍尋出門前吩咐著桃芝。


  「好的,先生。」雖然是這樣說,但內心卻是十分的不滿。


  「龍尋,凡事要小心啊!」這是作一位妻子能給丈夫出走前最後的叮嚀。


  龍尋回頭看著綠燕笑了笑後就出門去了,殊不知這一次的大王詔曰進宮已為他往後的日子奏下了一首變奏曲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