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玲月則是怒氣沖沖的對麟渚丸說著:「你怎麼隨便就把西國說出來?更把我們兩個人的身分告知給三位人類?」

  麟渚丸知道這次好像確實說的太超過了,但還是說著:「有什麼關係嗎?這也是為了報答他們救我們的恩情,難不成姐姐認為西國會被三位人類攻破嗎?」

  玲月沒有回答麟渚丸話,但是卻對麟渚丸這種毫無心機的個性感到擔憂,如果今天這三位不是人類,而是妖怪的話,那此不就是送自己的國家去死嗎?

  現場的氣氛因為這件事情降到了最低點,完全都沒有任何人說一句話,就這樣一直到黎明破曉的那一刻,不過,望朔的身體卻在此時起起了變化,他變回原本的四分之一妖的模樣了。

  麟渚丸和玲月都被眼前的狀況給嚇到了,他們沒想到眼前的人類竟然也是妖怪的化身,難不成其他的兩個人也是一樣的?

  特別是麟渚丸,他更是懊惱不以,他沒想到玲月說的一點都沒錯,他居然笨到把自己的國家供出來給別人知道,現在自己應該怎麼辦才好?西國如果有什麼萬一的話,他可是要背負最重大的責任啊!

  但是,兩個人仔細想了想也覺得不對,如果對方三個是全妖的話,那應該會一直維持人型的狀態才對,如果是半妖的話,也應該只有朔月時才會變化,那們眼前的望朔到底是什麼樣的身分呢?

  「喂!女人,嚇到說不話來了嗎?我昨天就很想告訴妳了,要不是彌嘉它阻止我的話。」望朔說著。

  「我告訴妳,我是跟人類不一樣的,我是一位四分之一妖。」望朔再一次說著。

  「怎麼可能?我們怎麼都嗅不出來有妖怪的味道?」麟渚丸和玲月都感到驚訝,望朔到底是怎麼隱藏自己的妖氣,就算是變成人類,只要是有點妖怪的血統,應該都會有妖怪的味道啊?

  「哈!那是因為我的媽媽是巫女,所以自然在我變成人類時,妖氣的味道也會跟著消失,這可是我最大的秘密,這樣我們應該互不相欠了吧!」望朔因為聽到西國消息,也決定將自己的身世公佈。

  雲珊在一旁聽到望朔的回答簡直捏了一把冷汗,她也沒想過望朔的思想是這麼的單純,只是因為聽到別人的一件秘密,就把自己的身世都抖出來了,而玲月則是稍微放下警戒的心情,原因就是望朔剛剛的舉動。

  也因為望朔剛剛那舉動的關係,麟渚丸也就相信他的話,但仍然還是對另外兩個人存有懷疑,對此,望朔向麟渚丸保證,他們兩個人絕對是真正的人類。

  「那這樣的話,姐姐,我們要不要帶他們一起回國看看呢?反正我們也已經好久沒有回國了。」麟渚丸問著玲月。

  「麟渚丸,你!」玲月快被氣壞了,自己的弟弟竟然要帶三個毫不認識的人回國?不過,算了,到時候父親如果問起,就說是這些人自願跟著我們就好了。
  「那這樣以後我們就是同伴囉?」彌嘉問著麟渚丸。

  「嗯!從現在起是同伴了。」麟渚丸回答著。

  就這樣,他們五個人就一起前往西國了,只是目的有點不同,兩個人是為了回家向自己的父母親問個安,而另外的三個人則是為了尋找是否有要找的東西的線索。


  在一旁已經藉由結界隱藏妖氣的梓奈完全都看到了,但是她目前心裡只有疑惑兩個字來形容。

  因為在這之前,她記得明明有在望朔和麟渚丸身上下了一種奇特的法術,這種法術是可以讓中術者的人一生都不會見面,而且如果是團體的話,效果會更加的顯著。

  只是眼前的情況真的讓她不得不相信,因為他們五個人確實是碰面了,而且還變成了夥伴,難道是自己所下的法術失靈了嗎?

  不管怎麼樣,任務是已經宣告失敗了,梓奈也只好無奈的回到炎冀的奈剎城請罪了。


  「梓奈,妳可終於回來呀!」炎冀先開口說著。

  「對不起,炎冀大人,是小人辦事無能,竟然讓那些人相遇了,如果大人要怪罪於小人話,小人絕對沒有對二句怨言的。」梓奈低著頭不敢直視炎冀的眼睛邊說著。

  「放心,梓奈,他們會見面是我破解妳的法術故意安排的,因為我要執行新的計畫,我要讓他們全部碰面,再來慢慢的引導他們為我們找水晶效命。」炎冀說著。

  「而妳現在的任務是把另外兩個人也帶過來跟他們會合,這點妳應該做得到吧!」炎冀對梓奈說著。

  「這當然可以,我現在馬上就去辦。」梓奈說完馬上使用它最擅長的分身術去找靖燦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