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當雲珊和彌嘉看到眼前的狀況時,差點以為望朔要和別人打起來了,以望朔那衝動的個性,什麼事情都很有可能會被他搞得不可收拾。

雲珊和彌嘉兩人一直警戒著,直到對方道謝後才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解救了我們。」白髮全妖少年感激的說著。

  「哈!沒什麼好謝謝的,幫忙是應該的。」望朔得意的說著。

  只是,旁邊的半妖則撇過頭說:「雞婆,我們根本不需人類的幫助。」

  雲珊和彌嘉聽到這句話時倒吸了一口氣,趕緊拉住已經開始冒火的望朔,深怕他會做出一些麻煩的事情來。

  「別拉我,快放手!居然有人這麼不知好歹!」望朔咆嘯著。

  要不是看在有一位是半妖,他根本才不想幫忙這一位白髮的全妖少年,沒想到,得到一句謝謝的話竟然是從全妖口中說出來,並不是那位半妖。

  掙脫雲珊和彌佳的牽制,望朔馬上跑到那位有狗耳的半妖少女面前質問著。

  「喂!女人,妳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我可是好心救妳們兩個。」望朔因為那位半妖的回答,也開始用很不好的口氣說話。

  「姐姐,妳怎麼這麼說呢?要不是這位人的幫忙,我們現在可能還在苦戰當中。」白髮全妖少年以緩和的語氣勸著有狗耳的半妖少女。

  而在一旁的彌嘉和雲珊聽到時,先是愣了一下,之後才回過神來,因為他們沒想到眼前的白髮全妖少年和有著狗耳的半妖少女竟然是姐弟的關係。

  而望朔現在則是因為那句話正在生氣當中,根本就無心去聽白髮全妖少年剛剛所說的話,他決定要表明身分,他要讓那位有著狗耳的半妖少女知道他不是一位人類而已。

  「喂!女人,妳給我聽好了,我只是現在不一樣而已,到了明天我就會……」望朔話都還沒說完就被彌嘉捂住嘴。

  其實,彌嘉會這麼做也是因為望朔是四分之一妖的身分絕對不能曝光,更何況現在他竟然要向兩位從來沒見過的妖怪表明身分,這可是大禁忌啊!

  「明天就會怎樣?怎麼不繼續說呢?走吧!麟渚丸,跟他們在一起只會浪費我們的時間。」玲月根本不想理會救了他們的望朔。

  不過是一個和母親一樣的人類罷了,這次絕對是他僥倖而已,和父親有的真正實力完全不同。

  或許受到父親那強大的妖力和氣魄的影響吧!玲月告訴自己,即使無法擁有強大的力量,至少在戰鬥中她絕對不要任何人幫忙,更不能失敗,然而,這份信念卻在今天被打得支離破碎了,連同身為殺生丸之子的驕傲與自信。

  被幫忙也就算了,偏偏還是一個人類!難道我還太弱了? 我居然得讓一個和母親一樣是人類的人來幫我?她暗暗地咬牙著。

  「姐姐,至少也要幫這位救我們的人和他的同伴找一個地方安心療傷吧!他為了救我們也受了些傷。」麟渚丸再一次試著想勸玲月留下。

  「隨便你,到時候回國時如果被責備時我可不想管。」玲月仍然還是不想留下來,但是弟弟都已經這樣做了,總不可能丟著他不管吧!

  就這樣,望朔和玲月們第一次碰面了,但是兩個人就像是死對頭一樣,根本連一句話都不說,而望朔則是一直以怒視的眼光瞪著玲月。

  反倒是麟渚丸和雲珊們聊了起來,他們聊著自己的家庭背景和為什麼這次會出外的原因,彌嘉也不忘向眼前的麟渚丸詢問有關七色之晶的事情,因為妖怪們的訊息也比人類多吧!不過,麟渚丸所說的消息卻也是一樣讓人失望,但是,雲珊的一句話卻讓事情有了極大的轉變。

  「那麼麟渚丸,你有聽過西國這個妖怪的國度嗎?因為之前我們有從村民中得知說西國可能有其中一個水晶存在。」雲珊心想妖怪國度的事情就是要問妖怪才會知道嘛!

  「西國?」麟渚丸驚訝的說著!

  「怎麼了嗎麟渚丸?是我姐姐說錯話了嗎?」彌嘉對於麟渚丸驚訝的反應感到疑問的說著。

  「嗯……不是,那是因為西國就是我所住的國度,而我父親就是西國的國君。」麟渚丸解釋著。

  「什麼?」彌嘉、雲珊和一旁的望朔幾乎是更驚訝麟渚丸剛剛的解釋,他們完全沒想過竟然會遇見西國國君的兒子和女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