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今晚的月亮又讓我再次想起你,自從你離開這世間後,我一直在想,在想如果你沒有遇到那人類,是不是現在的這一切的一切會完全不同呢?

  我常想,在陰間的你是否記得我們是如何認識彼此,在陰間的你是否記得我們那段交往的時光,在陰間的你是否記得我們結婚的當天,在陰間的你是否記得我們結婚後一起共患難的日子,在陰間的你是否還記得我們之前所擁有過的每一個承諾。

  也許你已經不記得,也許你還記得,也許你早已投胎在轉世了,但是不管怎麼樣,我會永遠記得你,你是我永遠的丈夫犬大將。

  就在我在想起你的同時,我們的兒子殺生丸來找我,應該是有事情要說吧!你在陰間裡如果有看到現在殺生丸是一國之君的模樣,你一定也會感到欣慰吧! 

  「殺生丸,這麼晚了還不睡,來找本宮是有什麼事情嗎?」我問著他。

  「母后你是不是有派妖怪到玲月和麟渚丸那裡去,要不然,最近國內怎麼會傳出只要幫忙殺生丸殿下的孩子修練,血姬大人必定會有大賞。」殺生丸帶著有些怒氣的語調問我。

  「是啊!我確實是有這樣做,難道不行嗎?看來,你還真的很愛護你的兩個小孩呢,殺生丸。」我回答著。 

  只見殺生丸哼的一聲後說:「我的孩子我自己自然會有辦法訓練他們,請母親不要在插手管這件事情了。」殺生丸依然帶著怒氣的語調對我說著。 

  「好吧!既然你不要我插手,那我就收兵吧!」我回答著。 

  殺生丸,本宮難得想要幫自己的孫子和孫女作一些事情,卻不能得到你的感謝,難道,你就這麼信不過本宮的為人嗎?難道,你認為本宮會加害於自已的孫子和孫女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當初我拒絕你和玲在一起就好了啊!我何必須要如此大費周章呢? 

  殺生丸,你知道嗎?因為你和玲的關係,本宮已經不在像你從前想的那樣了,這些你有發現到和注意到嗎?本宮真的因為你和一個人類而改變了。

——————————人稱轉換——————————

  而旅行到某個村落的麟渚丸和玲月,看到有位小女孩受到大家欺負,可是,沒有半個人同情她,只因為她是半妖。

  那些欺負小女孩的其他小孩子,一直不斷在那邊說她母親的不是,而且還故意將那小女孩推倒在地上,當那小女孩要站起來時,那些小孩子還故意再將她推倒,並且還向她吐了很多口口水,最後還想破壞那小女孩好不容易才作好的東西。 

  而路見不平又有俠義之心的麟渚丸,看到這情形,當然二話不說就出手幫那小女孩,而那些欺負她的人類小孩子當然嚇的落荒而逃,而那位小女孩也沒事了,這位小女孩母親也剛好在這時回來了,見到眼前的恩人救了她的孩子,她是很感激的,但是她不懂的是,眼前的恩人不是妖怪嗎?為什麼會選擇救她女兒呢?還有為什麼他身邊會跟著與自己女兒一樣是半妖的妖怪呢?難道他和其他的妖怪不同,是一位不會鄙視人類和半妖的好妖怪嗎?這位半妖小女孩的母親心中一直浮現出這些問題。 

  「妳們都沒事吧?」麟渚丸問並走到那位半妖小女孩的身邊說:「小妹妹,妳以後不用去管那些欺負妳的人怎麼說,妳只要做好妳自己就好了,不要在意他們說的話。」麟渚丸說完正要離開的時候,被這位半妖小女孩拉住的他的衣襟。

  「大哥哥謝謝你,你可以幫我跟那位大姐姐也說聲謝謝嗎?這原本是我要送給媽媽的,但是現在我決定送給大姐姐。」半妖小女孩說完,便從她的衣服中拿出剛剛一直保護的東西,那是她花了很久時間才作好的花環。 

  麟渚丸將那花環接過手,並且謝謝這位半妖小女孩,要她和自己的母親多多保重,不要再受到別人所歧視了,之後就和玲月一起離開了。 

  在路途上,麟渚丸將那半妖小女孩所做的花環轉交給玲月,玲月雖然表面上沒有說什麼,看起來還是像往常一樣有些冷漠,但她的內心卻是默默的正為那母女兩人祈禱,希望有一天她們能夠找到一個所有人都可接受她們的地方。 

  此時,在一旁隱藏氣味觀察許久的梓奈不禁想,這樣的妖怪也配當炎冀大人的對手嗎?心腸這麼的軟,反倒是西國的公主,同樣與那位小女孩是半妖的身分,結果竟然不出手幫忙,這件事情我也還是向大人報告一下好了。
 

  到了奈剎城中,梓奈向炎冀報告著今天她所看到的事情,只見炎冀邪笑了一下,因為,麟渚丸現在性格的表現,就跟當時的毅天一模一樣,三個守護神中,就唯獨他心腸最軟,總是願意原諒已經犯錯的妖怪,自己也不是這樣才得救的嗎?

  「呵!梓奈妳不用太驚訝,那傢伙的個性本身就是如此,他當年所犯下最大的錯誤決定,就是為我向其他兩位神求情,求情只要將我封印就行,不要把我消滅,不過,我可不會因為這樣就感激他,那是他自己太傻了,至於玲月,妳就不必擔心了,她也跟以前一樣,是屬於看起來冷漠,但心地卻很善良的類型。」炎冀再度邪笑著,因為這次勝利女神好像站在他這方。 

  「那麼,炎冀大人,我們是不是要注意望朔那傢伙?」梓奈問著。

  「嗯!緊盯著他,梓奈,或許,他是最難對付的人。」炎冀回答著。
 

  就在玲月們走後沒多久,靖燦們也剛好來到了這個村落,只是,這對相當討厭人類的紫絮來說,是感覺非常不好受的,但是,當他們遇到了剛才被麟渚丸救的半妖小女孩時,兩個人的心不禁同時想著,玲月她們剛剛有來過這裡。 

  紫絮自從和靖燦一起出來修練之後,就一直非常的後悔,想要回去東國,但是又不可能,現在好不容易在這裡嗅到自己熟悉心上人的氣味,她當然不會放過追上麟渚丸的機會。

  於是紫絮走向那半妖小女孩,以不是很禮貌的語氣問:「喂!半妖小鬼,妳剛剛有沒有遇到一位犬妖啊?」

  但是這位半妖小女孩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犬妖,當然也不會知道剛剛救她的麟渚丸就是犬妖,更不會知道眼前的紫絮就是犬妖的一族。 

  小女孩因為不知道紫絮在問些什麼,就沒有去管她所問的問題,專心的在那繼續做花環,因為原本要送給母親的已經送給別人了。

  正當紫絮覺得那半妖小女孩不理她,要給她一點教訓時,卻被靖燦給阻止了,靖燦示意要紫絮到旁邊去,由他來問這位小女孩。 

  靖燦以比較和諧的語氣問:「小妹妹,剛剛有沒有一位長的差不多像我一樣的人經過這裡呢?」 

  「那位長的像大哥哥的大哥哥,剛剛往那裡去了。」半妖小女孩邊說,邊把手指向麟渚丸離去的地方。 

  「這樣啊!謝謝妳,小妹妹。」正當靖燦示意紫絮該走了時,他又跟那小女孩說:「小妹妹,快回家去吧!不然,妳母親會擔心妳的,而且等一下晚了,這附近會出現妖怪的。」靖燦說完就和紫絮一起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otus821025
  • *皇太后或皇后皇妃對其晚輩、下人好像通常會自稱「哀家」或「本宮」,稱「為母」
    怪怪的,而且也不適用於皇家。
    *「是啊!我確實是有這樣做,難道不行嗎?看來,你真的還真的很愛護你的兩個小孩
    『呢』,殺生丸。」
    我覺得用「嗎」很奇怪,而且如果要用「嗎」,後面應該接問號。
    *殺生丸應該稱血姬為母后而非母親。
    *「好吧!既然你『不要我插手』,那我就收兵吧!」我回答著。
    這樣比較通順一點。
    *殺生丸,為母難得想要幫自己的孫子和孫女作一些事情,卻不能得到你的『感
    謝』...
    好意不是這個意思。例句:謝謝妳的好意,我心領了。

    靖燦也好善良啊!突然發現為什麼好人都是男的,壞人都是女的?夜朔哥你偏心喔XD所
    以相較之下望朔的心腸比較硬嗎?那他一定沒遺傳到阿籬...
  • 誒……因為殺生丸在動畫和劇場版中對犬大將的稱呼都是用父親,所以我才想說她對血姬的稱呼也用母親就好,不過我還是有改成用母后啦!畢竟這是宮廷的用語。
    然後,古裝劇皇太后的自稱都像桔梗妹說的一樣,我就先改過來了。
    啊?我沒有偏心的意思啊!女生也有好人啊!玲月、羽雪、茉雪、紫絮(後兩者後面會變好,玲月則是表面冷但內心卻很好)
    可能是因為前面她們被我寫得比較壞或冷漠一點,才會讓桔梗妹有這樣的感覺。
    望朔?這章我沒提到望朔啊?
    桔梗妹是想說玲月沒遺傳到玲嗎?還是做跨章的比較?

    軒轅夜朔 於 2013/01/19 12:29 回覆

  • lotus821025
  • *「是啊!我確實是有這樣做,難道不行嗎?看來,『你還真的』很愛護你的兩個小孩
    『呢』,殺生丸。」
    多了字,剛沒注意到。
  • 已做修改囉!

    軒轅夜朔 於 2013/01/19 1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