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在犬大將死後的兩百年後,殺生丸果真像犬大將所說的,跑來找血姬問有關於刀鍛鍊的事,而血姬也在此次發現,殺生丸真的如犬大將所說的一樣,他變得比較不冷漠,這點從他願意帶著兩個人類在身邊,就可以看的出來。

 

而血姬也照著犬大將的意思,幫助殺生丸完成刀的修煉,而就在她送離開殺生丸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她一轉身發現,犬大將的靈魂來找找她了。

 

「血姬,我回來看妳了。」犬大將說著。

 

血姬一看到犬大將立刻轉頭避而不見,並說著「你為什麼還回來見我,難道那個人類不需要你的陪伴了嗎?」雖然血姬口中這麼說,但她的內心其實是想著:「犬大將,你終於肯回來看我了,我真的好感動。」

 

「這妳放心吧!我已經有告訴十六夜今天我要來找你的事實。」犬大將說著。

 

「難道,她都不會生氣的嗎?」血姬問著。

 

「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十六夜她很寬宏大量的。」犬大將回答著。

 

「寬宏大量是嗎?這就是我所沒有的嗎?」血姬心裡想著,然後又問「那,犬大將今天來找我是?」

 

「來聊聊一些我們之前的事。」犬大將說著,並且問「妳還記得我們是怎麼相遇的嗎?」

 

「我怎麼會忘記呢?」血姬開始訴說著以前和犬大將之間的種種回憶。

 

聽完血姬訴說著過去的回憶,犬大將心裡想著:「血姬,妳真的變了,以前的妳根本不會去回憶過去。」

 

看到犬大將沒反應,血姬以為自己有說錯的地方,就問「怎麼?難道我有說錯嗎?」

 

「不,沒有。」犬大將笑著回答「只是讓我有點訝異,妳變了,變的比以前還要再溫柔些。」

 

「我才沒有變呢!」血姬辯解著。

 

「是嗎?」犬大將露出疑問的眼光看著血姬,並且說「難道,剛剛是我看錯了嗎?」

 

「看到什麼?」血姬問著,但心裡所想卻是:「難道,剛剛的事情犬大將都看到了嗎?」

 

「妳不是用冥道石把殺生丸很在意的人類小女孩給救了回來嗎?從這件事就可以知道,妳和殺生丸真的改變了,你們都變得有些慈悲之心。」犬大將內心非常高興,一個人類小女孩竟然會使殺生丸有如此的轉變。

 

「我只是不想讓我自己的兒子在路上餓死,所以才將那小女孩救活,好讓殺生丸有足夠的糧食。」血姬辯解著,她不想承認自己改變。

 

「妳就這打死不承認的個性沒變,其實,妳看的出來吧!血姬,那個人類小女孩對殺生丸的重要性,如果沒有她的話,我想,殺生丸他一定也會過的毫無意義吧!」犬大將說著。

 

「我知道,因為我從冥道石中,也看見殺生丸對那小女孩的態度,也看見殺生丸竟然為了要救她,願意奮不顧身進入冥道之中。」血姬小聲的說著,因為畢竟這樣就和她之前的言論相互矛盾,但是,犬大將說的一點也都沒錯,她確實是因為知道那小女孩對殺生丸的重要性,所以才出手救那孩子的。

 

「血姬,妳是為了我才改變的吧!」犬大將問著血姬。

 

「嗯!在你為那女人死去後,我一直在想,如果,時間能夠從重新來過的話,我願意為了你來改變我自己,也許這樣,你就會一直在我的身邊。」血姬有些哀傷的說著,因為就算現在她改變自己,也已經無法挽回已經失去的幸福。

 

「妳不用改變的,血姬。」犬大將說著。

 

聽到這一番話的血姬有點愣在那,心裡想:「難道,犬大將不是因為我的冷漠和無情才離開我的嗎?」

 

「其實,妳跟十六夜都有個自的優點,十六夜有的是溫柔與寬容,而血姬妳有的是自己的主見,不被他人給影響,所以,妳不用委屈妳自己來改變,況且,我還是比較喜歡以前的妳。」犬大將認真看著血姬說。

 

而聽到犬大將這一句話時,血姬幾乎快要感動到哭,原來,即使犬大將已經死了那麼多年了,他的心中仍然有她,而且是最原始,未曾改變的她。

 

「犬大將,我有個要求,不知道你是否可以答應我?」血姬問著犬大將。

 

「妳說吧!只要我做得到的話。」犬大將心裡也想要彌補血姬。

 

「可不可以今天就留下來陪我一個晚上?」血姬小聲的求著犬大將。

 

「我答應。」犬大將聽完血姬的要求後,二話不說的馬上就答應了。

 

這一個晚上,犬大將在寢宮裡與血姬聊了許多以前的事,也陪在血姬身邊一個晚上,然而,妖怪的鬼魂是不能待在人間太久的,在天剛亮沒多久後,犬大將就先行離開了,只留下了一樣東西。

 

而血姬醒來後,看到犬大將沒在她身邊,心裡想:「難道,昨天的一切,都只是我在作夢而已嗎?」

 

直到血姬後來在床邊發現一朵櫻花的花瓣,她才知道,犬大將昨天真的有來找過她,因為那櫻花的花瓣就是犬大將第一次與她相遇時,送給她做紀念的東西。

 

「犬大將,謝謝你來看我,祝你在另一個世界過的快樂。」血姬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