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完結)

犬大將離開西國後,來到了一處海邊沙灘上,突然,一個聲音叫住了他。

 

「你真的要去嗎?父親。」殺生丸不懂,一個人類有什麼好付出的,值得犬大將用千年的生命去換。

 

「你想阻止我嗎?殺生丸。」犬大將問著。

 

「我不會阻止你的,父親,但我想在那之前,請父親將叢雲牙和鐵碎牙留下來給我。」殺生丸認為無法阻止犬大將的心意,但至少他想要得到這份力量,自從上次在飛妖蛾之役看到犬大將使用鐵碎牙的威力後,殺生丸就一直想要擁有與犬大將一樣的力量。

 

「如果我說不給你的話,你會怎樣?殺生丸,你會殺了我這個作父親的人嗎?」犬大將反問殺生丸。

 

其實犬大將並不是沒有想過將鐵碎牙或叢雲牙其中一隻劍留給殺生丸,但是殺生丸這種見人就殺的妖怪本性,實在是讓人擔心,所以犬大將決定將天生牙留給殺生丸,讓他去發覺他那人性的那一面,況且,犬大將相信,殺生丸總有一天會超越他的,所以他並不想將自己所用過的刀留給殺生丸。

 

而見到殺生丸沒有回話,犬大將又問「你為什麼想要得到這份力量呢?殺生丸。」

 

「我想要前進的道路,路途為霸道,而打開此路途所需的就是父親的那股力量。」殺生丸回答著。

 

「霸道,是嗎?」犬大將輕聲說著,但心裡所想卻是:「只擁有妖怪本性的你,如果得到了這份力量,恐怕只會造成天下大亂吧!」

 

「你有想要保護的人嗎?殺生丸。」犬大將再次問著殺生丸。

 

殺生丸想了許久,回答犬大將「像那種東西,我殺生丸不需要。」一邊回答著,一邊把一之手伸到一旁。

 

犬大將原本想在死前是否能稍微開導一下殺生丸的個性,結果是徒勞無功,最後犬大將想了想,不能在拖下去了,在晚一些,可能會就不了十六夜母子們的,於是,犬大將化為原型的妖犬,朝著十六夜所待的別莊飛去,只剩下殺生丸一個人獨自在海邊。

 

而在犬大將走後不久,殺生丸腦海裡一直想著犬大將剛才的問題『你有想要保護的人嗎?』想來想去,殺生丸始終不明白其中的涵義,只留下一句「無聊。」就離開了海邊。

 

而在趕往別莊的犬大將,在途中又遇到了冥加。

 

「這樣實在是太亂了,主人,你在龍骨精戰鬥中的傷不是還沒復原嗎?」冥加想勸回犬大將,希望犬大將不要做傻事情。

 

「你還沒走啊!冥加,謝謝你的建議,但是我已經失去了太多,我絕對不能在失去她。」犬大將知道冥加希望他傷勢好了,再來救十六夜,但自己已經等不到那時候了,他知道,就算猛丸會饒過十六夜,也不可能會放過十六夜肚子中的孩子,因為那是他所恨的人的後代。

 

「可是,主人。」冥加話未說完,就被犬大將再次趕走。

 

「你等我,十六夜,我馬上就來了。」犬大將一邊跑一邊想著。

 

在別莊內外,有許多士兵奉命要看守著,不能讓犬大將攻進來。

 

而在別莊中的猛丸,正要執行他的最後一項計畫。

 

「請你等一下,猛丸大人,公主殿下現在正在分娩。」產婆說著。

 

「公主肚子裡懷的是妖怪的後代,根本毫無用處。」猛丸根本不理會產婆的阻擋,持續朝著十六夜所待的地方前進,他甚至最後把產婆給殺了,為了就是不讓任何人破壞自己一手精心策劃的計謀。

 

而此時,外面發生了月蝕的現象。

 

「是月蝕嗎?真是個適合除妖的好日子。」猛丸心裡想著。

 

而在裡面的十六夜,感覺到有人來了,就問「是誰?」

 

「是我,剎那猛丸。」猛丸回答著。

 

「猛丸,你來的正好,快點帶著士兵逃走吧!你們是打不贏他的。」雖然十六夜對猛丸所做的事感到生氣,但她實在是不想看到有人再犧牲了。

 

「公主,我對妳一直有疑問,那就是為何妳會被一個妖怪奪去了身和心呢?」說到這裡,猛丸拿起長矛刺向十六夜,只聽到十六夜啊的一聲,血濺到了竹簾和地板上。

 

「我的想法永遠不會改變的,公主。」殺了公主的猛丸,決定在此與犬大將決一死戰。

 

而在裡面的十六夜還剩一口氣,伸出手,望著外面「快點回來,夫君。」而十六夜也在此時,將小孩子生出來了。

 

而在外面的猛丸,聽到小孩子的哭聲,心裡想:「怎麼可以,我怎麼可以讓這妖怪的後代活在世上。」正想回去補小孩子一刀時,犬大將趕到了,猛丸沒辦法,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而在別莊外的犬大將,化為人類的型態,抽出鐵碎牙,向別莊大們砍去「風之傷。」而看守的士兵們當然馬上就被風之傷打飛,但沒想到內部竟然又有幾百隻的箭矢朝犬大將射去,於是,犬大將再次使出風之傷,而這次,大部分的士兵都被打飛了。

 

「十六夜、十六夜。」犬大將急著大喊十六夜,他只想快點找到她。

 

「你終於來了,你這隻妖怪。」猛丸現身並且說著。

 

「不過你好像晚來了一步。」猛丸繼續說著。

 

「什麼?」犬大將問著,但心中所想的卻是:「這傢伙該不會把十六夜給....」

 

「我已經把公主送到你看不到的地方了,而且是用我這雙手親手送的。」猛丸說著。

 

「渾蛋!」犬大將完全沒想到,猛丸是如此的心狠手辣,於是拿起鐵碎牙朝著猛丸衝去,而猛丸也拿起劍應戰,就在劍與劍相交的那一刻,地上出現了人類的手臂,沒錯,猛丸輸了,而犬大將根本不想裡猛丸這個敗類,一心只想著要救十六夜,就朝別莊內部奔去。

 

而失去一隻手臂的猛丸大喊著「放火,把這別別莊和妖怪燒城灰燼。」

 

而在別莊中找到十六夜的犬大將,看到十六夜已經沒有氣息了,就抽出天生牙來,然後往在十六夜身上的冥界使者砍去,而十六夜也復活了,怕大火燒傷十六夜母子們,犬大將拿出火鼠裘讓十六夜和孩子披著。

 

而不死心的猛丸,也在這時候衝到了裡面「我就算死,也要一起把你拖下地獄。」猛丸帶著傷勢說著。

 

「快走,十六夜。」犬大將不想讓十六夜和孩子受到傷害。

 

「夫君。」十六夜實在捨不得犬大將喪命於此。

 

而就在此時,犬大將說了一句話「犬夜叉。」

 

而猛丸看到孩子還活著時,不禁訝異,為什麼孩子沒被火給燒死。

 

「這個孩子的名字就叫犬夜叉,對,就這樣了,快走吧!十六夜。」犬大將說著。

 

十六夜看著孩子,在看向犬大將「是。」簡短的答覆,就跑離開別莊了。

 

而犬大將也拔出叢雲牙,與猛丸同在別莊中決一死戰,而兩人就這樣同歸餘盡。

 

而跑出別莊外的十六夜,還不時聽到從天空中傳來犬大將的聲音「十六夜,活下去,活下去,你一定要活下去,與犬夜叉一起。」

 

而居無定所的十六夜,只能回到紫晴城去投靠城主,而城主當然也為十六遭受到這樣的命運感到悲傷,城主想著:「要是我有通知十六夜,猛丸擅自離開紫晴城這件事的話,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悲傷歸悲傷,日子總要過下去,於是,十六就這樣在紫晴城住了下來,但是,紫晴城所有的百姓和城主身邊附近的下屬諸侯們,都因唾棄十六夜與妖怪在一起,並且還和妖怪生下了一個孩子,從來不給十六夜好臉色看,除了城主一個人之外。

 

五年過去了,犬夜叉也長大了,然而一直保護十六夜和犬夜叉免於受大家歧視的城主,也在一年前病倒了,自從那一刻起,各諸侯們當然是變本加厲的處處刁難十六夜母子們,甚至,到了最後,城主逝世後沒多久,諸侯們一起聯合起來,把十六夜和犬夜叉趕出紫晴城。

 

十六夜自此,只好帶著犬夜叉四處流浪,每到一個村莊就問可否收留她們,但每個村莊只要看到犬夜叉的話,就會馬上立刻拒絕,如果遇到好心一點的村莊,會收留她們,但也會因為犬夜叉被其他的小孩子欺負而還手的事件,被趕出了村莊。

 

「娘,為什麼村長伯伯要趕我們走,是犬夜叉不乖嗎?」小犬夜叉問著十六夜。

 

「不是,犬夜叉很乖的,只是因為村長伯伯沒辦法繼續收留我們,所以才叫我們搬走的。」十六夜編著理由說著,因為她不想讓犬夜叉知道事實。

 

「娘,半妖是什麼?為什麼大家都叫我半妖。」小犬夜叉問著,雖然十六夜這樣說讓犬夜叉安心,但心中還是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之前所住的村子,不管大人或小孩都叫他半妖。

 

而聽到犬夜叉問著這個問題,十六夜沒有回答,而且還哭了。

 

「娘為什麼哭了?」看到十六夜哭了,小犬夜叉問著。

 

而十六夜仍然沒有回答,小犬夜叉看著自己的問題害母親掉淚,決定以後不在提起這問題了。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此時,十六夜病倒了,沒有錢看病的她,病情是一天一天的加重,最後,十六夜找來犬夜叉「犬夜叉,娘…就…快要…不行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娘離開我。」小犬夜叉哭著說著。

 

「你一定…要一個人…好好的…」活下去三個字還未說完,十六夜就斷氣了。

 

「娘,不要,不要離開我,犬夜叉會怕,娘,妳快點醒醒。」小犬夜叉不斷的哭著。

 

然而,人死不能復生這個道理是不變的,小犬夜叉一直守在十六夜身旁好多天,後來,他放棄了,接受十六夜已經離他而去的事實,最後,親手把十六夜給埋葬。

 

「娘,我一定會好好自己一個人活下去的。」小犬夜叉在十六夜的墓前說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