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隔沒幾天後,犬大將他們收到了一封信,信上寫著:「三天之後,到龍骨精所在的山谷來。」

 

而犬大將在看完這封信後,也接受了這個挑戰,而且他也想的出來,大概是誰會這麼做,那就是只有與自己結下怨的剎那猛丸而已,但犬大將心裡想:「這個叫猛丸的傢伙,就真的一定要我死才甘心嗎?」

 

原來,犬大將也略有聽過龍骨精的傳聞,這個妖怪已經活了幾千年之久,而且他有著鋼鐵般的身體,任何刀劍大概都砍殺不了他。

 

「夫君,你可以不要去嗎?」十六夜求著犬大將,因為她想過著平凡的生活,與犬大將和將來肚子裡的孩子出生之後,就這樣共伴著。

 

「妳放心吧!十六夜,為了妳和肚子裡的孩子,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犬大將安慰著十六夜。

 

之後,終於到了第三天。

 

「那麼,我走了,十六夜。」犬大將親吻一下十六夜的額頭就走了。

 

「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夫君。」十六夜心裡想著。

 

就在犬大將走後沒多久,猛丸就帶著一批軍隊來到了別莊。

 

「公主,猛丸將軍求見。」一名士兵說著。

 

「猛丸嗎?讓他進來好了,犬大將不在,有猛丸在的話,或許會比較安全些。」十六夜心裡想著。

 

而在別莊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猛丸已經脫離紫晴城,更不用說會知道今天犬大將之所以會不在的原因,因為這些通通都是猛丸的計謀。

 

「讓他進來吧!」十六夜說著。

 

沒想到,十六夜這個錯誤的決定,竟然會影響自己的命運,甚至是全別莊人的性命。

 

「公主近來可過的好嗎?」猛丸看著大腹便便的十六夜問著。

 

「還好,只是就快要生了。」十六夜的聲音帶著幸福說著。

 

「那孩子是犬大將的吧?」猛丸問著。

 

「是啊!」十六夜高興的說著。

 

「那犬大將呢?怎麼已經要當父親的人,卻沒在家中保護妻子和孩子呢?」猛丸持續問著。

 

「他出門除妖去了,所以現在別莊中只有我和一些士兵俾女們。」十六夜回答著。

 

「喔!原來是這樣啊!」猛丸內心高興著,因為他的計畫已經成功了。

 

接下來,猛丸吹了一聲口哨,代表著暗號,而他所帶來的士兵立刻破門而入,把別莊內原有的士兵都殺光,而別莊外的士兵慘叫聲,也引起了十六夜的注意「猛丸,你做什麼?住手,快點住手!」而這一驚嚇,卻動到了十六夜的胎氣。

 

「對不起,公主,恕猛丸失禮了,把公主帶下去。」猛丸下令著。

 

猛丸雖然很恨犬大將,但他的內心卻還是很喜歡十六夜的,所以也才未對十六夜動手,而且,也立即找了產婆幫十六夜立即進行安胎的動作。

 

而此時剛好要來找犬大將的冥加,看到了這種狀況,也趕緊問十六夜「夫人,主人去哪裡了?」

 

「冥加,犬大將他現在在龍骨精的山谷,快點去找他回來。」十六夜虛弱的說著。

 

「十六夜夫人,妳撑著點,我這就去。」冥加說完就離開了別莊。

 

而此時在龍骨精山谷裡的犬大將。

 

「我等你好久了,犬大將。」龍骨精說著。

 

「廢話少說,你不是要和我戰鬥嗎?那就開始吧!」犬大將說完就抽出鐵碎牙開始攻擊。

 

但在戰鬥中,犬大將始終無法集中精神,心裡總覺得十六夜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就是夫妻之間的天生感應的直覺吧!

 

戰鬥仍然持續著,而且,果真和犬大將所想的一樣,任何的刀劍都傷不了龍骨精,就連風之傷對龍骨精所造成的傷害也很小,於是,犬大將沒有辦法了,只好化為原型,與他拼一拼了。

 

不久後,冥加趕到了,也找到了犬大將「主人,別在打了,十六夜夫人出事了。」冥加簡單的說著猛丸的事,以及十六夜快生的事。

 

「什麼?那傢伙竟然這麼做!」犬大將聽到猛丸的行為感到生氣,又很擔心十六夜的情況。

 

「可惡,當初如果沒有將冥道殘月破捨棄並封印在天生牙的話,就不會拖這麼久了。」犬大將心裡想著。

 

眼見龍骨精實在是毫髮無傷,而自己體能已經快到極限的犬大將,只好賭一把了,以原型的樣子,將那犬爪朝著龍骨精的心臟要抓去,而看到犬大將來勢洶洶的龍骨精,不甘示弱的舉起自己的龍爪朝犬大將揮去,然而,就在兩爪交會時,犬大將的右爪順利的刺入龍骨精的心臟,但是卻沒能躲過龍骨精致命的一擊,犬大將的胸口被龍骨精的爪子狠狠的劃出一道傷口,兩人就這樣僵持了許久,最後犬大將選擇以斷爪來封印住龍骨精。

 

犬大將化為人型之後,第一次發現,自己在戰鬥時所受的傷口沒有在復原的跡象,而且傷口的血還一直不斷的流著,好像不會停下來。

 

「冥加,我要先到西國一趟,十六夜她,她應該不會怪我吧!」犬大將有點虛弱的說著。

 

「不會的,我相信十六夜夫人會原諒主人你的,況且,主人現在的傷勢,確實是需要回西國治療才行。」冥加對犬大將說著。

 

「不是,我並不是要回西國治療,我必須在死之前,把這樣東西交給血姬保管才行。」說完這句話,犬大將又吐了一些血。

 

「不,請主人不要說這樣的喪氣話好嗎?你是那麼強的大妖怪,你是絕對沒那麼容易就死的。」冥加始終不相信眼前犬大將已經到了極限的事實。

 

「沒想到,我犬大將也會被自己的家臣安慰的一天啊!可是,冥加,我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不過了,線在的我已經沒有辦法在繼續支撐下去了,你還是快點去找一位新主人吧!」犬大將說著。

 

「不行,我絕對不能離開主人你的。」冥加說著。

 

「你想違抗我最後的命令嗎?冥加。」犬大將說著。

 

「你不答應沒關係,我有我的做法。」說完這句話,犬大將再度化為原型,丟下冥加,自己一個人獨自飛往西國去了。

 

到了西國。

 

「血姬夫人,犬王回來了。」一位士兵說著。

 

「犬大將,你回來了。」原本還高興犬大將回心轉意的血姬,看到犬大將的狀況,簡直不敢相信。

 

「你傷的好重,是那個女人害你的,對不對,我要去找她算帳。」原本就痛恨十六夜的血姬,現在當然管不了那麼多,都把犬大將受重傷的事歸咎於十六夜的錯。

 

「不,你不能傷害十六夜,這些傷勢是我跟妖怪打鬥所造成的,而且今天我來,是有事情要跟妳說,等一下我還要趕回去就十六夜。」犬大將拉著血姬的手說著。

 

而聽到犬大將這番話,血姬徹底的心碎了,她沒想到,犬大將居然連傷都不治療,就是為了回去救那無用的人類,她實在不懂,這樣值的嗎?用自己千年的命去換一個人類短暫的幾十年壽命。

 

「這個,就交給妳了,血姬」犬大將從身中拿出一塊石頭。

 

「這是什麼?」血姬疑問,一顆石頭能做什麼?

 

「這是冥道石,殺生丸要鍛鍊刀子時會需要用到的。」犬大將說著。

 

「那你為什麼不親自交給他呢?」血姬問著。

 

「我已經無法等到那時候了,反正,當殺生丸再來找妳時,妳會發現殺生丸變了,因為他現在的心境還不能使那把刀發揮到最高境界。」說完這句話,犬大將就走了。

 

然而,犬大將隱瞞了他真正的真意,因為他了解血姬和殺生丸知情後,是絕對不可能接受這樣的安排,所以隱瞞了他們母子。

 

看著犬大將的背影,血姬心裡想著:「要是我不這麼冷血無情,你就會愛我嗎?犬大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