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經過長途的跋涉後,終於快到紫晴城了,但是,十六夜猶豫了,她現在的心理很矛盾,她實在很想快點見到父王,但是她又不想結束跟犬大將這幾天以來的相處,此時十六夜的臉上多了幾分的憂愁感。

 

而看到十六夜有些憂愁的犬大將就問「怎麼了嗎?」

 

「不,沒有什麼。」十六夜說著。

 

但她心裡所想的卻是:「如果當初沒有犬大將來救我的話,我可能已經跳崖身亡了,如今我跟犬大將一起回來,城裡的人會接受我跟一個妖怪在一起的事實嗎?或許,我跟犬大將的這份情感真的只能當做一場夢的回憶罷了。」

 

終於,來到了紫晴城不遠的入口處,犬大將目送著十六夜回城,但心裡總感覺有些不捨,這時犬大將才察覺到,自己已經完全無法離開十六夜了,心裡一直想著:「我要不要跟十六夜一起進去呢?」

 

不過才這麼想而已,抬頭一看,卻發現,紫晴城的上方有著不尋常的妖氣籠罩著,於是他下定決心跟十六夜一起進城「十六夜,我跟妳一起進城。」犬大將喊著十六夜說著,心裡想著:「為了幾百年才動的心,我拼了。」

 

聽到犬大將這麼說,十六夜當然十分的高興,但她又想確定,於是又問「真的,可以嗎?」十六夜心裡甚至想著:「如果,犬大將能永遠不離開,那該有多好。」

 

「城的上空有妖氣,不安全。」犬大將說著。

 

「什麼?父王,你千萬別出事啊!」十六夜內心擔心著城主的安危。

 

而此時在城上塔樓的猛丸看到公主回來了,趕緊下城來迎接公主,並且命令其中一名士兵去通報城主說,公主已經回來了。

 

「參見公主,歡迎公主回城,不過,公主的隨扈和俾女怎麼都不見了?」猛丸雖然很高興公主的回城,但對眼前的景象卻感到相當的質疑。

 

「起來吧!猛丸,我的隨扈和俾女們全都被盜賊們給殺了,如果不是犬大將的幫忙,我可能已經死在荒郊野外了。」十六夜解釋著猛丸心中的疑惑。

 

「喔,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們得謝謝這位武士。」猛丸口中雖然是這麼說,但心中卻想著:「可能嗎?一個武士會比幾十名士兵強嗎?」

 

「你太過獎了,這位武士。」犬大將看著猛丸,知道他心中的疑問所在。

 

但是,猛丸還是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公主,犬大將應該是妖怪吧?」

 

「不可無禮,猛丸,雖然犬大將是妖怪,但是他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十六的聲音語氣雖然還是平常,但看的出來,她有些許的動怒。

 

「是,請公主恕屬下的失言和無裡。」猛丸趕緊向十六夜賠罪,但他心中始終對犬大將感到不滿。

 

「公主,城主有請。」士兵報告著。

 

到了城主的房間。

 

「父王,近日可好嗎?十六夜回來了。」十六夜關心著城主。

 

「回來就好了,喔!對了,妳身後那位是誰啊?」妖怪附身著的城主說著。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犬大將。」十六簡單的述說著這幾天發生的事,但不包括犬大將是妖而不是人這件事,因為他怕城主無法接受自己與一個妖怪在一起的事實。

 

「這樣啊!那就先請這位恩人下去休息,晚上再設宴好好答謝他。」妖怪附身的城主想要趕緊把犬大將給打發掉,只留下十六夜與他獨處,因為這樣更方便下手。

 

但犬大將在走之前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十六夜,妳的父親該不會是妖怪吧?」

 

「嗯?」十六夜對犬大將的問題感到疑問,難道問題是出在父王的身上?

 

眼見快要瞞不下的妖怪城主,抓住了十六夜,並且說「成為我的一部分吧!公主。」

 

「啊~~你不是父王,你是誰?」十六夜尖叫。

 

「你這傢伙,果然真的就是你,快點放開十六夜。」犬大將準備要朝妖怪城主攻過去。

 

而此時在外面的猛丸聽到十六的叫聲,趕緊衝往城內,看到犬大將政要朝城主攻過去,就大喊「你想對城主和公主怎麼樣?」說完拔出身上的刀,朝犬大將砍去。

 

猛丸本來就討厭犬大將,現在又看到犬大將要傷害十六夜和城主,當然不分青紅皂白。

 

而犬大將及時拔出鐵碎牙擋住猛丸的攻擊,並大喊「你這個白痴,你們的城主已經被妖怪附身了,難道你們都不知道嗎?」

 

而天下父母愛自己的子女心切是一樣的,就在此時,城主再次奪回意識的主導權,並說著「快點,十六夜,快點叫猛丸或者是另一個人把我殺了,我絕對不要在受這妖怪的控制。」

 

「既然,你有此覺悟,好,我就殺了你。」犬大將拿著劍要刺殺城主時,卻被十六夜說的一句話黨下來。

「不,犬大將,不要殺我的父王,那是父王的聲音。」十六夜求著犬大將。

 

「十六夜,他已經不是妳的父親了,他已經被妖怪附身了。」犬大將向十六夜解釋著,而此時的城主正在和妖怪的意志爭奪著。

 

「妖言惑眾,我先殺了你再去救城主大人。」說完這句話,猛丸再次向犬大將砍去。

 

「混蛋!」犬大將再次將猛完的攻擊擋下來。

 

而就在此時,十六夜再度尖叫,城主終究輸給了妖怪的意志,又再次的被操控,並且也把他的原型現出來,他伸出舌頭向十六夜舔去「嘿嘿!好美味的女孩啊!」

 

「啊~~救命,犬大將。」十六夜大喊著。

 

「十六夜!」、「公主!」終於,兩人這時才停手。

 

「放開她!」犬大將和猛丸兩人同時喊著。

 

「可以啊!我們來場交易吧!猛丸。」妖怪對著猛丸說著。

 

「只要你將犬大將殺了,我就將公主給放了。」妖怪繼續說著。

 

聽到這句話後,猛丸當然不管這是不是妖怪所設下的陷阱,直接拿起劍朝犬大將砍去,而其實,犬大將一樣可以擋下這起攻擊,可是他不還手,為了就是要讓妖怪松下戒心。

 

猛丸的劍就直接從犬大將的腹部刺進去,而此時十六夜看到這場面,不禁失聲大喊「不~~犬大將。」

「做的好啊!猛丸。」妖怪高興他的計劃成功了。

 

而犬大將趁此時妖怪松下戒心時,把剛才猛丸刺中他的劍從腹部抽出,直接朝妖怪扔過去,而這一劍也刺中妖怪,妖怪也受了重傷,就從城主的體內脫逃出來,而犬大將也順利救下十六夜。

 

「可惡的妖怪,別逃。」猛丸拿起劍朝從城主體內逃出的妖怪刺下去,妖怪就這樣消失了。

 

「十六夜,妳沒事吧!」犬大將問著。

 

「我沒事,但是父王他....」身為人類的城主確實無法承受劍的攻擊,已經身亡了。

 

「妳到旁邊,十六夜。」犬大將決定試試天生牙的功能。

 

犬大將把天生牙抽出,看到城主身邊附近有許多另一個世界的使者,所以他把刀朝那些使者砍去,奇蹟出現了,城主復活了。

 

「父王,太好了,你沒事。」十六夜看到城主沒事高興極了。

 

「是這位恩人救了我們嗎?晚上一定要設宴,我一定要謝謝這位恩人。」城主對犬大將說著。

 

而這畫面看在猛丸的眼裡,實在很不是滋味,因為畢竟自己也有殺掉妖怪的功勞。

 

而此時的西國,又在忙另一件事,尋找殺生丸,因為殺生丸也自己獨自離開了西國。

 

「還沒找到嗎?」血姬帶著不悅的口氣問著。

 

「稟告夫人,還沒。」士兵戰戰兢兢的回答著。

 

「還沒?你這個飯桶,之前,犬大將的事我還沒跟你算帳呢!」血姬再度掐著士兵的脖子。

 

「我們西國不需要你這種飯桶。」血姬一氣之下就把這名士兵給殺了。

 

「你,馬上加派幾名人手,一定要把殺生丸找回來,要是你辦不到的話,下場就跟他一樣。」血姬命令著另一名士兵,並且警告著他。

 

「是,屬下遵命。」說完後,士兵就趕緊去做,因為大家可不想被血姬給殺了。

 

而此時已經在外頭的殺生丸,心裡正想著:「父親,我一定會證明我的實力給你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