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回紫晴城的路上,在犬大將背上的十六夜問了一個她從之前就很想知道的問題「犬大將,你為什麼會救我呢?」

 

「這個....」犬大將一時語塞了,他沒想過十六夜會突然這樣問他。

 

不過想了想後,犬大將決定將自己對十六夜的感情說出來「聽我說,十六夜,自從那時在紫晴城外救了妳以後,我有時就會想起妳,但那時的我不允許自己對人類產生任何的情感,但是最近跟妳相處下來的結果,我發現自己的身邊如果沒有妳的話,我就會感到孤單、寂寞,這時我就發現我已經喜歡上妳了,致於為什麼會喜歡妳,我想應該是妳那悲天憫人的慈悲心,因為妳不管自己現在是什麼處境,妳都會幫助那位有困境的人,即時,他不是人類,而是像我這樣的妖怪。」

 

聽完犬大將這番對自己表白心意的話,十六夜內心高興極了,她想著:「我一直以為只有自己才喜歡犬大將,沒想到犬大將也喜歡我。」

 

「另外,還有件事情,我一定要跟妳說。」犬大將緩緩開口的說著。

犬大將把血姬、殺生丸和自己是西國的妖怪首領的事情說了出來後,原本以為十六夜會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打擊,沒想到,十六夜給了一個令他震驚的答案。

 

「沒關係,雖然犬大將你已經有了家室,但是只要我知道你喜歡著我的那心意不變就好了。」

 

而聽完十六夜的回答後,犬大將心裡想著:「十六夜就是這樣,具有了善良和包容心,但是,如果殺生丸和血姬知道這件事的話,他們一定不會對十六夜手下留情的。」

 

而就在此時,犬大將拍了一下脖子,而這一下打下了正在吸犬大將血的冥加「冥加,你可終於出現了啊!」

 

「還是主人你的血好喝。」冥加邊飄落邊陶醉的說著。

 

「說吧!你來找我有什麼事?你這家伙每次碰到危險時都先逃走。」犬大將吐了冥加的嘈。

 

「你怎麼這麼說呢?主人,冥加我可是幫你去偵查敵情。」雖然冥加知道犬大將說的都是事實,但還是每次都想辯解一下。

 

「那你說,你查到了什麼啊?」犬大將反問冥加。

 

「啊!那個我....」冥加根本想不出來還有什麼理由可編。

 

「說不出來了吧!逃跑就逃跑,還編那麼多理由。」犬大將再次吐冥加的嘈。

 

突然,冥加注意到十六夜,就問「主人,她是誰啊?」

 

「喔!忘了跟你介紹,這位是十六夜;十六夜,這位就是之前在路上我跟妳說過的跳蚤妖怪,冥加。」犬大將介紹著,讓十六夜和冥加認識彼此。

 

「你好,第一次見面,請多多指較。」十六夜溫柔的聲音馬上征服了冥加。

 

「妳...妳好,十六夜小姐。」十六夜的聲音對冥加有著致命的吸引力,還好他很小,沒有人看的出來他臉紅。

 

而就在此時,犬大將感覺到一股妖氣靠近,於是對十六夜說「妳待在這裡別動,我有架起結界,沒有妖怪可以靠近這裡的。」說完就飛上天走了。

 

當犬大將飛走後,十六夜心裡想著:「犬大將,要快點且平安的回來」

 

「喔!被吸引過來了啊!」一位神秘的妖怪男子說著。

 

當犬大將感到妖氣來源的地方時,出來迎接他的是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童子「你就是西國的君主犬大將大人吧!我的主上正在等你的到來了。」

 

接著白衣童子又說「請跟我來吧!犬大將大人。」

 

「主人,你真的要跟過去嗎?」冥加問著犬大將。

 

「你害怕後悔了嗎?我不會勉強你的,冥加,要逃走的話就趁現在吧!」犬大將對冥加說著。

 

「那怎麼行,我一定得跟在主人你的身邊才行啊!」冥加回應著犬大將。

 

「喔!有骨氣,我要對你另眼相看了,冥加。」犬大將稱讚著一向膽小冥加。

 

就在此時,幫犬大將帶路的那位白衣童子消失了,緊接而來是一陣陌生的笑聲「哈哈哈!你終於來了,西國的君主,犬大將」神秘的妖怪男子說著。

 

「你到底是誰?竟然你特地釋放出妖氣把我吸引過來,還找了一位童子帶我們過來,現在我竟然已經來見你,你還不趕快現身。」犬大將挑臖的說著。

 

「別用那種挑臖的口氣跟我說話。」邊說神秘的妖怪男子現身了。

 

當神秘妖怪男子現身時,在犬大將身邊的冥加嚇了一跳並說「是死神鬼。」

 

「喔!沒想到,竟然還會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死神鬼說著。

 

「那麼,死神鬼你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情?」犬大將問著死神鬼。

 

「既然犬大將都問了,那我就直說了,犬大將,我要你和我比武。」死神鬼說著。

 

「和我比武?」犬大將心裡疑問著。

 

「你可能不知道吧!犬大將,我以前是相當的敬重你的,但是,自我聽到有關你的謠傳,我改變了我的想法,我沒想到,你竟然會跟一個人類女子在一起。」死神鬼用相當鄙視犬大將的眼神說著。

 

「我是跟一個人類女子在一起,不過這和你要找我比武有何關聯?」犬大將問著死神鬼。

 

「妖怪跟人類是不可能有任何相關的,可是,你卻救了那位人類女子,而且還帶著她走,這簡直是我們身為一個妖怪的恥辱,所以今天我一定得把你打醒,準備接招吧!」死神鬼憤怒的對犬大將說著,因為他也非常的討厭人類。

 

「啊!糟了!是死神鬼的冥道殘月破,主人,你一定得小心,要是被吸進去冥道的話,就會永遠回不來的,那麼,小的先告退了。」說完這句話後,冥加就丟下犬大將一個人先逃走了。

 

「啊?你給我等等,冥加。」犬大將對著逃跑的冥加大叫。

 

就在此時死神鬼的冥道已經朝犬大將攻過來了,不過,犬大將當然輕易的就閃過了。

 

「只有逃的話,是沒用的,犬大將。」死神鬼對犬大將咆哮著。

 

而犬大將此時心裡想著:「可惡,怎麼辦?要怎麼躲過冥道並且攻擊?」

 

突然犬大將想到一句刀刀齋說的話「我幫你打造的這把鐵碎牙具有吸取敵方妖力招式的功能,不過,前提是,在這之前,你一定必須打敵方的武器砍斷,或者是想辦法把敵方打出來的招式給予以破解,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擁有相的招式了。」

 

於是犬大將決定賭一賭,他把鐵碎牙抽出來,並且向冥道砍去,結果奇蹟似的,死神鬼的冥道被砍城兩個半圓形,鐵碎牙也順利的奪取了冥道的妖力,而這個情形,也嚇壞了死神鬼。

 

「怎麼可能,我的冥道殘月破竟然會被斬掉,而且招式也被搶了。」死神鬼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看來,是你輸了,死神鬼。」犬大將說著。

 

「不,我不會輸的。」說完,死神鬼又同時打開了數個冥道。

 

「你還不死心嗎?」犬大將鐵碎牙一揮,馬上出現一個巨大的冥道,把死神鬼的冥道都吞噬掉。

 

而犬大將心裡想著:「一定要快點將這場戰鬥結束掉,趕快回十六夜身邊,況且,我也已經快到極限了。」

 

下定決心後,犬大將二話不說,將鐵碎牙朝死神鬼的臉砍去,並且對死神鬼說「你已經輸了,死神鬼,你快走吧!我不想傷害你。」

 

「哼!竟然對對手同情,犬大將,你會後悔今天不殺我的,我一定找時間向你討回來的。」說完死神鬼就狼狽的逃走了。

 

「走了嗎?」犬大將心裡想著。

 

但此時,犬大將更擔心另一個人的安危,那就是十六夜,於是他不管身上的傷,一心一意的只想趕快回到十六夜的身邊。

 

回到十六夜待的森林後,犬大將看到十六夜平安無事也就放下心來許多,但是十六夜看到犬大將受了傷,也就趕緊將他包紮。

 

「你傷的好重,犬大將」十六夜撕下自己身上部分的和服,為犬大將包紮,想想,自己也只能做這樣而已。

 

「我沒事的,十六夜,這點小傷,兩三天就好了。」犬大將安慰著十六夜。

 

「怎麼會是小傷呢?你整隻手都已經....」十六夜這時在心裡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哭,但淚水還是一直無法控制的留下。

 

犬大將從來沒想過,會有人替他流淚,於是又安慰著十六夜說「別哭了,妳看,那傷口正在復原了。」

 

犬大將的一舉一動都表達著對十六夜的無限憐惜,上次心動是什麼時候?抱著十六夜的犬大將想要更多,一股許久沒有的慾望升起了,倒向一邊的草叢,犬大將訴說著他對十六夜的愛意,而十六夜也沒有拒絕,慢慢的躺下,兩人就這樣相互擁抱直到天明。

 

天亮了,在犬大將懷抱裡的十六夜笑容,顯的特別溫柔可人。

 

兩人就這樣繼續前進著,不過犬大將發現,冥道殘月破的妖氣太強,可能會傷害到十六夜,所以又找了刀刀齋將冥道殘月破從鐵碎牙中移出,並且讓它以一把什麼都無法砍殺的刀形式出現,這樣刀只能救人而已,所以第二把刀天生牙就這麼誕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