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在西國的宮殿大廳裡,犬大將正忙著處理一些公文,就在此時,有一位大臣進來報告。

 

「稟報大王,我國邊境的豹貓族又再叛亂了,他們已經造成人民的驚恐,可能要請大王出面處理此事一下。」

 

「好吧!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犬大將煩惱的說著。

 

此時血姬看到犬大將愁眉苦臉的樣子,就問「又是豹貓族他們在叛亂嗎?」

 

「嗯!是啊。」犬大將苦悶回答著。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當初就應該對他們趕盡殺絕的,可是你就是不聽,這下可好了,他們的勢力已經變的那麼大,你還有辦法對付他們嗎?」血姬指責著犬大將。

 

「嗯!妳說的對,這一切都是我的錯,看來也只能使出最後的手段了。」犬大將嚴蕭的說著。

 

「難不成你要用叢雲牙催毀他們整族?」血姬有些驚訝犬大將這次會如此狠下心來。

 

「除了這樣,我已經別無他法了,而且就像妳所說的,他們的勢力已經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再說之前我也不是沒有給他們機會悔改,是他們一族逼我要這麼做的。」犬大將無奈的說著。

 

因為叢雲牙是一把可怕的刀,可以的話,犬大將也盡可能不使用它,況且他實在是不想殺生。

 

「好吧!希望你這次真的能解決,讓國民們徹底的不再受豹貓族的威脅。」血姬說完這句話就走了。

 

血姬走後沒多久,殺生丸也到大廳裡見犬大將。

 

「聽說父親要去消滅豹貓一族嗎?」殺生丸問著。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雖然犬大將大概猜的出來殺生丸想要求什麼,但他還是故意問殺生丸一下。

 

「我想和父親一起去消滅豹貓一族。」殺生丸很直接的把他的希望說出來。

 

「不行,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跟他們一族對抗,你去的話,只是去送死,況且他們的勢力已經大到連我都無法確定是否可以消滅了,你只要在國裡等我的消息就好了。」說完犬大將就出西國去,準備和豹貓一族決一死戰。

 

雖然殺生丸很不甘心無法得到犬大將的認同,不過因為是犬大將的命令,他也只能遵守。

 

在豹貓一族那,犬大將正和他們首領談判著,可以的話,他真的不想用武力解決。

 

「所以你們還是不想妥協嗎?」犬大將問著。

 

「犬大將我看到了,你救了一個人類女人,這樣的你還配當一個治國的大妖怪嗎?」豹貓族的首領反駁的說著。

 

「是嗎?哪就沒什麼好說的,接招吧!獄龍破。」說完犬大將就馬上出招。

 

但對方不愧是豹貓族的首領,馬上就避開犬大將的攻擊,而且再加上犬大將之前有讓他們喘息的機會,所以他們的勢力才會壯大到今天如此的地步。

 

「犬大將你認為你有辦法打敗現在的我嗎?」豹貓族首領藐視犬大將說著。

 

「那要試試看才會知道,獄龍破。」犬大將再一次使出獄龍破,而且這集正好也擊中豹貓族的首領,他馬上倒下。

 

雖然是這樣,不過善良的犬大將,不但剛剛那擊並沒有使出全力,還在豹貓的首領倒下時,跑去關心他,當然豹貓他就趁這時候偷襲犬大將一擊。

 

「你這傢伙,我要留你一條生路,你竟然不領情,好吧!那你就去死。」說完犬大將給豹貓最後一擊。

 

然而犬大將雖然贏了,但也被豹貓的一擊偷襲受了重傷,而其他的豹貓囉囉們眼見首領死去,大勢已去,就倉皇的逃跑。

 

「可惡,被剩下的逃了嗎?」犬大將決定要去把剩下逃掉的豹貓殺光,但他的身體因為受了重傷,走沒多久後就昏倒在一處森林裡。

 

而此時人類的紫晴城內,發生了奇怪的事件,那就是城裡的女孩們一直消失,但沒有任何人想到這個跟城主有任何關係。

 

「報告城主,今天又有一戶人家的女子消失。」猛丸向城主報告著

 

「是嗎!猛丸,你一定要將這妖怪繩之以法,別讓他繼續危害我們紫晴城內的人民。」被妖怪附身的城主說著。

 

「是,屬下一定盡快將妖怪抓出來消滅掉,好讓城民們過著安定的生活。」

 

「嗯!沒什麼事了,你可以下去了。」

 

「屬下遵命。」

 

但其實猛丸有點懷疑城主,因為自從那天送公主去別莊回來後,城主就一直怪怪的,不但常常一個人獨自晚上外出,且不讓隨扈士兵們跟著,而且整個白天都把自己關在寢宮裡面,但城主一直說沒什麼,所以他也就沒再追問下去。

 

而此時,在公主所待的別莊裡。

 

「公主,至少也要讓奴俾們跟妳一起出去。」其中一名俾女對著十六夜公主說著。

 

「不用了,傍晚之前我會回來的,妳們就在這兒等我就行了。」說完十六夜就跑去了。

 

在森林逛著逛著的十六夜,突然看到有一個男人倒在樹林邊,於是就跑過去看看「你還好吧!這位先生。」

 

但十六夜看了之後嚇一跳,這不就是曾經救過她的那個妖怪犬大將嗎?怎麼會受了這麼嚴重的傷,而就在此時,犬大將醒過來了。

 

「是妳,妳怎會在這裡?」犬大將帶著傷問著十六夜。

 

「犬大將你先不要管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重點是你現在受傷了,我去用一些藥幫你療傷。」此時,十六夜心裡很感激老天爺給她這個報答的機會。

 

「不用了,我是妖怪,這種傷只要兩三天就會好了,倒是妳,妳真的不怕我嗎?」犬大將再次問著十六夜。

 

「不怕,因為你是一個好妖怪。」十六夜肯定回答著自己的答案。

 

「是嗎?好妖怪」犬大將心理想著。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我都還不知道妳的名字。」犬大將問。

 

「我的名字叫十六夜。」十六夜回答著。

 

「十六夜啊!還真是好聽的名字。」犬大將心理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