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在西國宴會結束的當天晚上,血姬獨自在寢宮裡一直想著殺生丸和犬大將白天裡的對話,這時她越想越奇怪,所以她決定要問個清楚,於是等到犬大將回寢宮時,她開口問了犬大將。

「犬大將,你今天和殺生丸說的話應該不是真的吧!」血姬的雙眼直視著犬大將。

犬大將微微一驚,心想這對母子怎麼都這麼敏感,什麼事好像都無法瞞過他們兩個人,但決心要隱瞞下去的犬大將,又撒了另一個謊言。

「對不起,因為我怕我說實話,殺生丸這孩子一定又會好幾天不跟我說話,本來我們父子的關係就不是說很好,難道還要在繼續讓他惡化下去嗎?」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耽誤到你回國的時間?」血姬一直急忙著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妳不要那麼急嗎!我正要說呢」犬大將回應著血姬。

良久後

「所以說,你又是為了救一位被強盜困住的人類嗎?但是你不是說過不會再插手管人類的事嗎?」

血姬不懂,為何犬大將會三番兩次的破戒,人類們就算被救了也不會感謝犬大將,甚至有些人還會恩將仇報,這樣子不是自討苦吃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還是會忍不住,我的個性妳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難道不是嗎?」犬大將笑著回答血姬。

「好吧!算你有理,但我希望你不要再做這種無義意的事了」血姬雖然知道這樣說犬大將仍然是聽不進去的,但她還是說了。

在人類的紫晴內

「父王明天要帶十六夜外出?」十六夜訝異的問著。

「是啊!讓妳見一見外面的世界也不錯,要不然妳上次也不會沒經過我的同意和趁晚上士兵們不注意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偷跑出去」城主說著。

十六夜聽完城主說的話有一點慚愧,因為上次她確實沒有經過城主的同意就偷跑出去,還讓做父親的他擔心一整個晚上。

城主看到十六夜一臉慚愧的樣子便說「妳不用感到慚愧,或許是父王錯了,妳已經不是以前那位小女孩了,妳已經長大了,對外面的世界會有所好奇也是正常的,所以父王決定讓妳真正的去見一見外面的世界。」

十六夜內心高興極了,因為自從她成年以來,出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一直以來都是她的願望,而如今她終於盼到這個機會,怎麼能不好好把握呢?因為從以前到現在,父王都不準她出城,所以自己也才會利用上次的機會。

看到十六夜高興的樣子,城主馬上宣佈命令「猛丸,你聽著,明天準備兩輛馬車,我要帶公主出去走走。」

「是的,屬下聽命」說完之後,猛丸就趕緊去準備了。

到了隔天

「各位都準備好了嗎?那麼就起程吧!」城主說著。

在馬車上,城主向十六說出今天真正帶她外出的原因。

「什麼?父王你說因為天皇懷疑你要圖謀叛變,所以下令要追查紫晴城」十六感到訝異。

「是啊,大概是哪位奸臣小人想陷害父王吧!不過,也沒有關係,父王在皇宮中也有認識一些其他的大臣,我會拜託他們幫我向天皇說明,但是為了避免妳遭受到魚池之殃,所以才決定把妳給帶出來,妳應該不會怪父王騙妳吧!」城主說著。

「嗯!我不會怪父王你的,但是十六夜是不是要和父王你分開呢?」十六以有點悲傷的語氣說著。

「我們不會分離太久的,只要等事情一過我會馬上派人把妳給接回來的,在這之前,可能先委屈妳自己一個人住在離城八十里外的別莊」城主安慰十六夜說著。

過了四天,城主一行人終於到了他們的另一個別莊。

「公主,以後這幾名俾女就隨妳差遣,另外,猛丸也留幾位士兵在這裡保護公主妳的安全」猛丸對十六夜公主說著。

「謝謝你猛丸」十六夜對猛丸笑著說。

「好了,我們準備回城了」猛丸對著其他士兵說著。

在回城的途中,城主突然覺得尿急,於是就跟車夫說「停車,我要先下車小解一下。」

城主找了一個比較隱密的草叢,準備要小解時,突然,從旁邊蹦出一之妖怪,並且對城主說著「人類,你的身體就借我用用。」

城主就這樣被妖怪附身了,但是隨扈都不知道,當然也包括猛丸,就這樣把被附身的城主帶回去紫晴內,殊不知這正是一切惡運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軒轅夜朔 的頭像
軒轅夜朔

翩翩逍遙遊

軒轅夜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